03

16

005

017
葡萄牙旅遊篇

 

 

 

 

 

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因為要開始漫遊葡萄牙了!

葡萄牙在我的旅遊版圖裡始終是個「音樂大國」,來此就像前來朝聖心中那座高不可攀的音樂殿堂,而且心態上極其虔誠。

好吧,我又要說故事了……

葡萄牙會如此致命地吸引我,都是因為「里斯本的故事(Lisbon Story)」這部電影。

1995年我剛從美國畢業回台灣,生活上就和無數知青及雅痞一樣,不時呼朋喚友吃喝玩樂,享受電影、文學、音樂。吃過的名貴牛排、鮑魚、魚翅都是當時的奢華生活印記,反正心靈空虛只好拼命追逐物質,衣著畢挺地享受人生(哈!現在剛好相反)。有次同學南下找我,吃完高雄著名的鴻賓牛排後就到五福路的戲院看部影展片子。我們也不挑片,只要是「影展」隨便看都能“增添”藝文氣息,年輕時就是這麼無知。那天演的剛好是「里斯本的故事」,乃大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為紀念電影發明百年而拍攝的作品。

劇情如下:剛出遠門回家的音效師溫特收到導演好友佛萊德寄來的明信片,提到他拍攝新片時遇到瓶頸……溫特二話不說,立刻從德國載運十多箱器材驅車前往里斯本協助好友。曲折艱苦地抵達後,卻不見佛萊德,原來他已厭惡「撰寫劇本虛構情節」的拍攝方式,於是“自暴自棄”地將攝影機藏在垃圾筒或背包裡隨機拍攝,他覺得那才是“不作做”的電影……當然,最後溫特還是成功地幫佛萊德重新找回對電影的信心及熱情。另一段旁枝的情節就是住在佛萊德隔壁的樂團女主唱和溫特所產生的愛慕情愫,所以電影裡有許多錄音及演唱的畫面……

電影都還沒看完,我和同學就在戲院裡頻頻驚嘆:「他媽的!這部電影的配樂怎麼這麼好聽。」而且里斯本怎被拍得那麼美,古典又質樸的氣息根本像首詩歌。電影結束後,兩人齊呼「他媽的!有生之年一定要去趟葡萄牙。」還有“他媽的”趕快走,去唱片行買電影原聲帶,於是摩托車飛馳到中山路的老營長唱片行,迅速找到葡萄牙國寶級聖母合唱團(Madredeus)演唱的配樂專輯。哇靠!“他媽的”聖母合唱團這張電影原聲怎麼這麼好聽,二十分鐘不到,兩個人已在我家的音響前讚嘆不已了。

那位同學的音樂素養極高,我的音樂知識大都跟著他天南地北探索而來的。當夜反覆聆聽幾次《里斯本的故事》電影原聲帶之後,我就問他:「這個聖母合唱團是什麼鬼來的,為何音樂這麼動人?不管快歌或慢歌都都彌漫著美麗的愁緒,讓人沉溺在裡頭無法自拔。」我同學很專業地推測「也許是樂器編制的關係!」於是接下來幾天我們開始分頭研究聖母合唱團,終於發現他們唱的是種叫Fado(法朶)的傳統音樂。

這是網路上的介紹:

說起葡萄牙傳統音樂一定會提到Fado,原義為「Fate(命運)」的Fado乃傳統葡萄牙民謠與早期移民所帶來的民謠結合而成的音樂,早在十九世紀初便流行於葡萄牙各地,不過廣受世人注意還是因為電影「里斯本的故事」。由於音樂雋永且充滿生命力,很快就被全球愛樂者所喜愛。

關於樂器編制:

演唱Fado絕對少不了幾種主奏種樂器,一是Guitarra(葡萄牙吉他),聲音較低沉;其二是Violas(西班牙吉他),聲音輕脆響亮;其三是Bandolims(班多鈴琴),是葡萄牙版的班鳩琴。除此之外,還會搭配弦樂及管風琴,所以充滿憂鬱典雅的質感。

從「里斯本的故事」認識到Fado時是1996年,當時就許下心願「有生之年一定要去葡萄牙。」印象中,因音樂而吸引我前去當地旅行的電影,目前有這兩部:

「里斯本的故事」,想去葡萄牙讓自已沉溺在Fado的憂鬱裡。

「樂士浮生錄」,想去哈瓦那追尋那些古巴老樂手的音樂靈魂。

偏偏這兩部電影的導演都是文.溫德斯(Wim Wenders),這位電影大師和台灣也頗有淵源,兩年前還監製了「一頁台北」這部屢獲大獎的片子,甚至還為電影前來台北勘景。所以讓我覺得葡萄牙、古巴及台灣因為文.溫德斯而連成一體了,而今天即將造訪葡萄牙,心中喜悅無法言喻!

 

 

■ 2010年5月27(星期四)

7:30起床,8:00用餐,9:00出發。

才睡醒便發現窗外懸著一片淡藍的灰色天幕,很像希臘大導演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電影色調,於是心情也跟著美麗地哀愁著。

早餐時和同團一位五十幾歲的企業家同桌,他問我許多工作及家庭的私事,我只是避重就輕地胡亂回答。因為厭惡旅行團裡那些喜歡炫耀財富及權勢的人,也儘量避免讓自己變成那種人,所以旅行時習慣將自己偽裝成「Nobody」。若對方仍堅持追問職業及家境,就會告知「在市場擺攤賣飯糰」,通常得知我這種“卑微身份”後對方自然無意再熱絡交談了。所以雖然跟團,仍可自由自在地旅行。

九點鐘出發後,就直接前往孔布拉大學(葡萄牙語:Universidade de Coimbra),這所建於1290年的大學,不但是葡萄牙最早的大學,也是世界最古老的五所大學之一,數百年來許多政治家、學者及藝文名人皆出身於此。學校就位於蒙地加河(Rio Mondega)岸邊的綿延山坡上,穿越古舊狹窄的老宅區便來到校園。現有新、舊兩大校區,參觀重點是舊校區(Velha Universidade)的巴洛克式大理石圖書館(Joanine Library),裡頭有珍貴的木造金箔書架及數不清的古冊籍……

不過,還沒入內參觀那座猶如「哈利波特就讀的霍格華茲魔法學院的圖書館」,就已被建築物的外觀深深吸引,根本像是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尤里西斯生命之旅(Ulysses’Gaze)」的場景,剎時讓我想起電影配樂裡那段如泣如訴的中提琴旋律。

 

 

009

 

 

《尤里西斯生命之旅》是我最喜歡的一張電影原聲帶( 請點選試聽 ),而我心目中的第二名便是《里斯本的故事》,所以最美的音樂都來到孔布拉大學了!

懷著如此悠美的音樂心情,於是決定離群而去,站到遠處眺望這座詩歌似的圖書館,就兀自哼著《尤里西斯生命之旅》的旋律,享受電影裡獨特的哀傷美感。

等到已憂愁到無法自拔,也沉溺夠了,才過去和大夥會合,此時當地導遊正引導大家參觀圖書館內部。而我又因牆上一幅毫不起眼的斑駁瓷磚畫(葡萄牙語:Azulejo)痴望到陷進前世的鄉愁,在似曾相識的輪迴裡,彷彿有過這種葡萄牙瓷磚畫的記憶……於是又離群脫隊,沉溺到另一段憂愁裡了!

 

 

008

 

 

等團員們繞回來後,才和大夥會合。結果有人提議要在圖書館前拍團體合照,我只好再度離群而逃,不習慣被收集到別人的相簿裡去。

這所詩歌般的古老大學便在音樂和電影的聯想裡,被我絕美地遊盡。

記得有位歐洲朋友曾告訴我,夏天去葡萄牙,只要坐在海邊靜靜地看著海洋,就有種憂鬱的美感。所以她一直稱讚「葡萄牙是個絕美的國家」,今天終於體會到那種“絕美”的詩意了。

 

 

離開大學後,我們就步行前往孔布拉市區逛街。

孔布拉(Coimbra)位於葡萄牙中部的蒙德古河畔,距離大西洋約40公里,西元1139年至1260年是葡萄牙首都,目前人口約十五萬人,僅次於首都里斯本和北部大城波爾圖。

除了這些數字之外,我想強調的是這座城市真的極美……不信的話,請看這幾張相片:

 

 

003

006

004

 

 

接著又驅車前去參觀新聖克拉拉修道院(Santa Clara Nova)及聖十字修道院(Mosteiro de Santa Cruz),之後才去用餐。或許此趟行程已參觀過太多宗教建築,所以少了一些好奇及悸動,於是開始拍攝葡萄牙人,這是在兩座修道院前所捕捉到的鏡頭……可能因為自己極度迷戀葡萄牙,所以拍攝的相片總是特別有感覺!

 

 

007

005

03

16

 

 

 

 

 

14:40來到法蒂瑪(Fatima),這個位於里斯本東北方150公里的小鎮,因為聖母多次顯靈現在已成全球天主教徒朝聖及祈禱的聖地。

據報導1917年5月13日聖母瑪莉亞曾在法蒂瑪顯靈,當時有3位牧童親眼目睹,之後每月的13日聖母皆向他們顯靈一次,但大家仍諸多懷疑,甚至有人認為牧童妖言惑眾應禁錮牢獄。紛紛擾擾數月之後,牧童聲稱10月13日將是聖母最後一次顯靈。於是當天約有七萬信徒、記者及攝影師齊聚牧地等待神蹟,果然原本陰雨的天空,雲層忽然開啓,太陽變成散發彩色光芒的旋轉光盤。不久光盤突然落下,接近地面後又回到天上,人們原本淋濕的衣服也隨之烘乾了,媒體稱此次顯靈為「太陽奇蹟」。

這是當時媒體的報導:

O Século報:「聚集的人群按照聖經的教訓,不戴帽子並熱切搜索天空,他們驚訝地看到太陽開始發抖而且違反自然法則地運動。」

Ordem報:「太陽一會兒被紅色的火焰圍繞,一會兒被黃色和紫色的火焰圍繞。似乎在迅速旋轉,突然從空中脫落,迅速靠近地面,散發強烈的熱量。」

里斯本日報:「……銀色的太陽被同樣刺眼的灰色光芒所包圍,彷彿旋轉著,在裂開的雲層裡……光線轉成美麗的藍色,像是穿透教堂的彩繪玻璃投射在虔誠下跪的人群……大家皆因感動而低頭祈禱哭泣。」

但本篤會的斯坦利.傑基(Stanley Jaki)神父則認為當時人們所目睹的「太陽奇蹟」乃大氣逆轉而造成的幻覺,但為何三位牧童能預知這種現象的發生,就真的是奇蹟了。

當時聖母瑪莉亞還給牧童三個預言:

1.讓信徒目睹地獄的慘狀。

2.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結束(隔年即實現)。

3.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多年後,世人才知第三個預言乃是「1981年5月13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遇刺事件」(5月13日正好是聖母瑪莉亞初次在法蒂瑪顯靈之日)。後來教宗三訪法蒂瑪,並且將從他體內取出的子彈奉獻給法蒂瑪聖母,現在這枚子彈就嵌在法蒂瑪聖母的王冠中。

正因法蒂瑪具有這麼多神奇的宗教色彩,所以不止信徒,也是蒞臨葡萄牙的觀光客必訪之地。來到現場,對這麼遼闊的宗教廣場只覺心曠神怡,暫不管什麼神蹟或顯靈,在這麼宏偉的地方自然會讓人覺得渺小,一旦人們少去那種自認為萬物之靈的高傲,自然就會敬畏天地。我真的好喜歡這座法蒂瑪大教堂,雖然我並非教徒……

 

 

002

010

018

016

001

014

015

這是耶穌,葡萄牙人真有藝術天份,他們用抽象畫的概念來創造自己的耶穌了,看起來既酷又時尚。

 

 

 

 

 

15:40離開法蒂瑪大教堂後,我們又驅車前往三位牧童所居住的村落(Cova da Iria)。三位牧童有兩位分別於1919及1920年因流行性感冒被聖母接往天堂,剩下的露西亞(Lucia)一直到2005年才去世,數十年來仍不斷為世人傳遞許多天主的訊息。我們主要是參觀露西亞的家,當然還有許多精彩的紀念品店,我倒是很喜歡這樣的小村莊,只是觀光客稍嫌多了些。

 

 

013

 

 

 

 

 

16:30離開法蒂瑪,要行駛約130公里前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Lisbon)!

途中腦海裡盡是電影「里斯本的故事」的畫面,但還是不斷提醒自己,那些都是精挑細選的電影場景,現實的里斯本應是座繁忙都市,千萬別抱持太高的期待。

18:17來到里斯本,還好現代化都會的氣氛不濃,許多雅致的建築仍讓這座古城充滿魅力,於是心中大喜。耳機裡當然是聖母合唱團的《里斯本的故事》,心情隨之泛著美麗的淡淡愁緒。

晚餐吃中國菜,店名叫「真好餐廳」,還沒上菜我就先跑到外頭去晃了。

 

 

012

 

 

你看!里斯本這座城市多美,連餐廳附近都能拍攝到無數風韻猶存的古建築。要不是還得跟著遊覽車回旅社(我不知地點),早就不吃晚餐自己逛到日落天黑了。

 

 

011

 

 

 

 

 

20:10來到旅社,辦理住房手續後,立刻回房沖澡,再悠閒地吃完中午買的櫻桃及草莓,就一個人到外頭散步了。對這個城市不熟,所以相機、手錶及錢包皆留在房裡,只帶20歐元及護照影本出門,萬一遇到搶匪就全給他。

途中買了一張明信片及郵票,共1.2歐元。老闆知道我從台灣來的,只收我一歐元,還問我喜不喜歡里斯本?我把對電影「里斯本的故事」及聖母合唱團的迷戀程度詳述後,他樂得又請我喝一瓶可口可樂。哈!真是可愛的葡萄牙人。

也不知走了多遠,沿途有點荒涼,可能靠近郊區了吧!後來發現地鐵站,原本打算上車,但懶得研究買票及搭乘程序了,所以仍留在附近閒晃。卻在稍遠的綠蔭濃密處,看到有對情侶大膽地在野外翻雲覆雨著……難道這是另一種艷麗版的「里斯本的故事」?不好意思再往前走,怕打擾到人家,於是又折返回來,沿路歌詠而歸。

終於來到里斯本了,這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城市,雖然只在此匆匆停宿一夜,但我知道多年後一定會自己再來一次。晚安!櫻桃、草莓、可口可樂及艷麗版的「里斯本的故事」。

 

 

 

 

 

PS

這是中午吃的簡餐,綠色濃湯、生菜及魚排,於是我就將我的飯菜排成「葡式小丑」,開心地享用。

 

 

030

 

 

 

 

 

 

 

 

 

 

 

 

 

 

 

 

 

 

 

 

 

 

 

延伸閱讀「從歐洲到非洲」系列文章表列 ( 請點選閱讀 ):

 

從歐洲到非洲01 出發

從歐洲到非洲02 法國‧尼斯

從歐洲到非洲03 摩納哥

從歐洲到非洲04 法國‧亞維儂

從歐洲到非洲05 法國‧聖雷米

從歐洲到非洲06 法國‧阿爾

從歐洲到非洲07 安道爾

從歐洲到非洲08 西班牙‧巴塞隆納

從歐洲到非洲09 西班牙‧馬德里

從歐洲到非洲10 西班牙‧塞哥維亞

從歐洲到非洲11 西班牙‧薩拉曼卡

從歐洲到非洲12 葡萄牙‧孔布拉

從歐洲到非洲13 葡萄牙‧里斯本

從歐洲到非洲14 西班牙‧塞維亞

從歐洲到非洲15 西班牙‧阿罕布拉宮

從歐洲到非洲16 西班牙‧米哈斯

從歐洲到非洲17 摩洛哥‧非斯

從歐洲到非洲18 摩洛哥‧卡薩布蘭加

從歐洲到非洲19 摩洛哥‧歸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