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自由行。比利時旅遊篇

002

001

在飛機上俯瞰的比利時農村景象

 

 

 

 

 

 

今天要當空中飛人了,斯洛伐克飛比利時,比利時飛德國,德國飛香港,香港飛高雄。小時候總羨慕能在世界各國飛來飛去的人,現在才知道長程在地球經緯裏移動是疲憊身心的。

 

■ 心像凌晨四點的天的藍

凌晨四點就起床,天色還暗沉著澟洌的普魯士藍,空間裏一股水氣瀰漫的氣味,我想起萬芳唱的那首「心像凌晨四點的天的藍」:

我的心像凌晨四點的天的藍

有一點懶 又有一點糢糊看不見

所有的思緒都在風中

飄來飄去找不到開關

我只是個流浪四季的人

早就不要 不要什麼答案

在別人的歌裏,流浪總是美的,不需要什麼答案……不過,我此時的“流浪”卻是艱辛,我要的「答案」是今天順利停靠四個國家回到台灣。

四點25分,預約的計程車已等在旅社門外,我們提早出發去機場。

五點鐘到達,已有不少人等著登機,原本擔心昨天「闖關失敗」的記錄會在出關時帶來麻煩。幸好,一切順利,十來分鐘後就進貴賓室去等飛機了。

 

 

■ 7月4日

今天的行程:

6:00 搭機從斯洛伐克回比利時。

9:00 抵達比利時,回Vincent家打包行李。

13:00 出發前往布魯塞爾機場。

15:00 德航班機飛德國法蘭克福。

17:30 從法蘭克福轉機往香港。

(隔天)

12:00 香港轉機回高雄。

 

 

■ 尊貴的一程

從斯洛伐克回比利時的機票,因為昨天臨時才買,只剩頭等艙,所以我們花了天文數字的費用搭乘這段尊貴航程。

這讓我想到,旅行中突發事件的「應變處理」有多重要。

朋友總問我被拒入境當時,為何Vincent和Jing不繼續搭火車前往匈牙利直接飛回比利時,我自己下火車再想辦法回去就好,這樣可節省不少額外開支。原因是……(說來話長)……以前不管和誰一起旅行,途中的花費都各自掌控,而我,總會額外攜帶許多美金備用。但此趟匈牙利及斯洛伐克之行,不斷換錢很麻煩,所以才決定住宿或交通等大筆費用先由我身上的美金支出,以節省兌匯差額,等回到比利時再結算費用。所以昨天搭火車時,我的美金及歐元都已先墊付出去,沒剩任何現金,一個人下車真的會回不了家。在那個邊境城市很多消費都不能刷卡,後來我們是靠Vincent從ATM提領現金來支付剩下的費用。不過即使我有足夠現金自己回來,Vincent也不放心,仍會堅持陪我下車,把我安全帶回比利時,這就是朋友珍貴之處。

話又回到「應變能力」,其實昨夜就發現……

我們採用的方案:從邊境回布拉提斯拉瓦,住一晚,今天再搭機回比利時。

可能的最佳方案:從邊境回布拉提斯拉瓦,直接換搭火車到維也納(車程才一小時),我有申根簽證可入境奧地利。因為維也納的班機多,昨晚就可搭機趕回比利時,至少可省下住宿費及頭等艙的機票差額。

也許最佳方案能節省一些錢,但我就看不到那場Musa Ludens古樂團的演出了,所以如何應變才能選定最佳方案誰也難料,就相信那句老祖先的話吧 - -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好吧,想這些都沒用,頭等艙裏就我們三位,寛敞地一人選一排座位坐,當空中小姐端來一套豐富到不行的早餐時,Vincent不忘對著我喊一句「Shin,謝謝你」,因為這趟機票是我付的。

真是尊貴的一餐,每片火腿都價值上千塊台幣呢。

 

 

003

頭等艙裏豐富到不行的早餐

 

 

 

 

 

■ 鬧劇的開始

千山萬水飛回比利時,在機場三個人開始有說有笑。

攔輛計程車回去,司機閒聊說昨天布魯塞爾有場暴風雨,難得現在放晴。Vincent沒接續這公式般的天氣話題,開始告訴司機我們在邊境被拒入境的「精彩遭遇」,口沫橫飛地,讓我懷疑Vincent前世根本是古希臘的偉大口述作家。

回到家,Jing忙著幫忙澆花、收信件,Vincent已撥電話給他那位八十歲的老媽,一五一十把我們的「精彩遭遇」重複一次。

看樣子,這故事短期內會在布魯塞爾繼續被傳遞下去。

我上樓去整理行李,準備下午搭機返台,Vincent則在電話裏向老婆描述昨天的「精彩遭遇」。在把它錄成CD分送給親朋好友前,Vincent還會不厭其煩地和所有人分享我們的「精彩遭遇」。

行李打包完,很累,不支地先睡一覺。

一小時後醒來,Vincent仍守在話筒旁,應是第N個幸運朋友受邀聆聽著這段「精彩遭遇」,整齣被拒入境的悲劇正以細胞分裂的速度在布魯塞爾被繁衍著,而且盛況空前!

人生如戲……有時是一場鬧劇。

 

 

■ 傳說

十二點鐘,三個人隨便吃頓不知該算是早餐的午餐,或算是午餐的早餐。反正就冰箱裏的麵包、乳酪、果醬、果汁、牛奶、火腿…拿出來攤在餐桌上分食。哎,五小時前,我們才剛吃過每片價值上千塊台幣的火腿呢。

餐桌上,並沒有依依不捨的氣氛,反而歡樂異常。

Vincent說,幸好有這段「被拒入境」,不然整趟旅程不是無聊透了。

「是啊」我無奈地接著「這個故事在我明年來訪之前都會不斷被傳說下去!」

腦海跟著浮現余光中那首新詩「民歌」:

傳說北方有一首民歌

只有黃河的肺活量能歌唱

從青海到黃海

風 也聽見

沙 也聽見

 

如果黃河凍成了冰河

還有長江最最母性的鼻音

從高原到平原

魚 也聽見

龍 也聽見

 

如果長江凍成了冰河

還有我,還有我的紅海在呼嘯

從早潮到晚潮

醒 也聽見

夢 也聽見

 

有一天我的血也結冰

還有你的血他的血在合唱

從A型到O型

哭 也聽見

笑 也聽見

不久的將來,我的故事也將被“傳說”在布魯塞爾,醒也聽見,夢也聽見,哭也聽見,笑也聽見……

不過在彷如黃河、長江般地被傳說之前,我們三個已在餐桌上改寫劇本了,七嘴八舌地添油加醋: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成名了,斯洛伐克邊境將會有「Shin落難紀念博物館」。

我們吃漢堡的那家野店將變成觀光據點。

黑軍官會被擁為民族英雄,他曾用自己的手機幫我們撥電話叫計程車。

至於酷酷的計程車司機,將被千萬人所崇拜,他在關鍵時刻載我們一程。

而那位隨時等人搭訕的輕薄美女,則因曾親手賣我們漢堡而成為電視節目爭相訪問的對象。

三個人興高采烈地掰著,彷彿我馬上要當台灣總統,反攻大陸,擊潰美國霸權,成為世界英雄似的。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我們的鬧劇繼續進行著。

 

 

■ 行李事件

這次因我的簽證出問題才被拒入境,因此我的“行事能力”被Vincent及Jing強烈質疑著,一逮到機會就揶揄。回到比利時我的任何行動也被嚴格監視,深怕又鬧出什麼差錯。例如下午一點要出發去機場時,我才要旋轉門把打開大門,Vincent立刻過來接手,以免門把被我弄斷。車門也早幫我開好,擔心我會把整片車門扯下來。上了車Vincent及Jena堅持要我把機票抽出來讓他們檢查,擔心到了機場才發現機票被留在家裏。當然也要親眼看到我的護照已帶在身上,才肯開車出發。沿途Vincent和Jing很有默契地隨時數落我,趁「Shin落難紀念博物館」還沒落成前開我玩笑。

到機場,原本Vincent要幫我劃位,但去過五十幾個國家的我,還是覺得這種小事不至於會弄錯,自己來就好!

微笑、有禮地和櫃台小姐應答著,在Vincent及Jing的監視下讓行李託運並把登機證弄到手,故意把登機證當扇子般show在他們眼前,反諷兩位的多慮。

三個人一起往入關處前進,Vincent問我幾號登機門?抽出登機證來查看,卻意外發現貼在機票背面的行李託運標籤……怎麼只掛到香港,不是要掛回高雄嗎?那位櫃台小姐弄錯了,得立刻回去處理。

Vincent搖著頭:「可能不止行李,我開始擔心你真的能自己回到台灣嗎?」

到了櫃台,那位小姐居然質問我剛才怎麼不說,好像這錯誤和她沒關係似的。

「那現在怎麼辦?」我趕緊追問

「行李已經送走了,只能通知地勤人員把你的行李送回地下室的入境行李提領處,十五分鐘後,你去領回來,再重新換行李條……」她冗長的一段英文娓娓述說著。

聽完,身後的Vincent立刻問我她在囉嗦什麼,據實以告後,Vincent無法置信地用法語和櫃台小姐再確認一次,嘆著氣:「走吧,去入境處找行李吧!」不忘強調長這麼大了還沒遇過這種狀況,然後又問我:「你確定你能自己回到台灣嗎?」

到了地下層,我們逆著出境人潮前進,如奮發逆流而上的魚兒。

出境口,圍著許多前來接機的人,我得在眾目睽睽下向守衛的警察說要進去拿行李,那位壯碩的警察立刻揮手放我進去,說剛才上面來過電話,要我到5號行李輸送台等候。

真是寶貴(無奈)的人生經驗,我等呀等,我盼呀盼,擔心拿不到行李!

終於看到那只熟悉的黑皮箱,趕緊推出來,到海關申報處還特別向檢察員強調我是要「出境」,不是「入境」的!窘到兩耳發燙……

步出大門,Vincent及Jing已串通好,拉著嗓門大喴:「歡迎來到比利時」,並裝勢要來場熱情的擁抱。Jing更故意問著,旅程累不累,飛了多久,肚子餓不餓,如同我每次來布魯塞爾時一樣……哇咧…真是….&^%$#@^%$#&*$#...香蕉、芭樂...

重新回到德航櫃台,把舊行李條撕掉,讓那位小姐換上新的,特別確認是轉運到高雄才貼上。

「我們走吧!」我輕鬆喚著,一轉身,Vincent立刻把我手上的舊行李條拿過去,「交給我吧,以免你又弄出什麼差錯來!」

趕緊搶回來「噓!」一聲地告訴Vincent:「我們把這個行李條偷偷貼在別人的行李上,讓它被送到香港去。」發現我的頑皮本性又發作了,Vincent滿臉的鬍鬚笑成一窩鳥巢。

往年,劃完位,Vincent總會提議去喝個咖啡,等時間快到再去登機。但這次,他催著要我趕快進海關,萬一有什麼差錯才有時間處理。於是在兩位“損友”的監視下,我提早檢查謢照出關,手續辦完轉身向守在海關那頭的Vincent及Jing揮手。

Vincent又問一次,都沒問題吧?

「沒問題!」我信信滿滿地喊著

Vincent認為我肯定還會出槌,很快就出去找他求救,所以撂下一句:「十分鐘後再見!」

我笑到不行,趕快離開那張滿臉鬍鬚的烏鴉嘴。

 

 

■ 回家

告別Vincent及Jing,明年再見。

這次離別是最爆笑的一次,今天的機場遭遇連同昨天的被拒入境肯定會持續流傳在Vincent的朋友圈裏,我已能想像Vincent在電話一端把整串故事召告諸親朋好友的誇張表情了。

十多小時的飛程裏,我專心讀著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講述的是生命裏「重」與「輕」的對比,生活的重雖然把人壓得透不過氣,但一旦這種重壓消失,變成飄浮無法著地時,那輕卻又不能承受。米蘭.昆德拉用錯亂的時序及獨特的筆法述說這個故事,閱讀時思緒也錯亂地穿插著十五天來的旅途點滴,有輕,有重。

從黑夜飛到白天,從比利時經由德國轉機到香港。

降落香港前兩小時,德國漢莎航空的機長廣播說世足四強賽德國隊以2:0敗給義大利遭淘汱。

下午1:30回到高雄,行李也順利轉運回來,十六天的歐洲行程結束。

 

 

 

 

 

 

 

 

 

 

 

 

 

 

 

延伸閱讀「 2006歐遊雜記 」系列文章表列 ( 請點選閱讀 ):

2006歐遊雜記01 比利時.布魯塞爾

2006歐遊雜記02 比利時.動物園特展

2006歐遊雜記03 比利時.洋人火鍋

2006歐遊雜記04 比利時.布魯日

2006歐遊雜記05 比利時.荷塔博物館

2006歐遊雜記06 匈牙利.多瑙河

2006歐遊雜記07 匈牙利.攝影三部曲

2006歐遊雜記08 匈牙利.布達佩斯

2006歐遊雜記09 匈牙利.聖坦德

2006歐遊雜記10 匈牙利.吉爾特山

2006歐遊雜記11 斯洛伐克.抵達

2006歐遊雜記12 斯洛伐克.三場展覽

2006歐遊雜記13 斯洛伐克.流落邊境

2006歐遊雜記14 斯洛伐克.土洛瓦鎮

2006歐遊雜記15 比利時.歸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