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002

 008

 

 

 

 

 

「迷航」這三篇文章後來收錄至2012年出版的【三毛住過的加納利群島】一書裡,但限於篇幅,刪減不少文字,這三篇則是原稿。

 

 

 

 

 

此時兩位類似警察的人員已接到通報走過來了,以「非法入境」的名義扣押我的護照並將我帶走……

不知他們要帶我到什麼地方,會不會如同電影所描述的,被看待成非法入境的罪犯,關到小房間裡不給水不給食物,一審問就十幾個小時?

 

 

■ 忐忑

沿著長廊走了一段,還好沒被關到秘室裡,只是到達一處陳列數張長桌的大空間,然後就把我交給一位海關官員“審問”。

對方只簡單問了我一句:「沒台胞證,你來北京幹什麼?」

雖然對那張表情輕蔑的臉覺得厭惡,但還是耐心向他解釋,並非我自己要來北京的,是因為荷航班機延誤,他們安排我到此轉機,而且那邊的海關官員告訴我用「護照及身分證」即可通關轉機。

我正要將荷航幫我重新安排的航班表遞給對方時,他直接了當地說:「既然是荷航安排你來的,那就請荷航來解釋。」立刻命令屬下通知荷航,然後請另一位安全人員把我帶回轉機櫃台等候荷航出面處理。

於是我又回到轉機櫃台,剛才幫我辦理轉機手續的那位港龍航空小姐問我怎沒去登機?錯失這班香港班機,飛高雄那段也會有問題呢。

我無奈地把剛發生的事重新說一遍,聽完當場其他兩家航空公司的櫃台人員都過來安慰我,倒了茶給我,還請我到櫃台裡頭坐。但我覺得還是要克遵身為“乘客”的本份,婉謝入坐的邀請,就站在櫃台前等候。雖然內心忐忑不安,但一直提醒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有“大將之風”,不口出惡言,凡事微笑以對,因為這不只代表我的個人教養,更代表我的國家。所以還是彬彬有禮地和那幾位轉機服務人員聊天,很訝異我當時居然能如此鎮定,不但佩服自己的表現,也讓對方印象深刻。

結果荷航主管還沒出現,海關安全人員又來把我帶走了,說是更高階的長官要親自處理我的案件。

 

 

審問

這次換成另一位壯碩的中年官員審問我,表情更嚴肅,語氣更霸悍,很不客氣地劈頭就問:「來北京怎不帶台胞證?」

我只好微婉地再解釋一遍,結果他也沒專心聽,邊聽還邊交待手下做事。等我講完,才有點不奈煩地回答:「反正等荷航的人來再說。」然後就開始詢問電腦前的工作人員其他案件的處理情形。

心亂如麻的我,很有耐心地等到一個空檔,趕快開口:「長官,不好意思這是我的航班表,麻煩“您”看一下!」故意把“您”說得很重,低姿態地遞上相關資料。

我的聲音本來就好聽,再加上語氣非常誠懇,再怎麼鐵石心腸的人也不會拒絕我吧!終於那位官長轉身過來看了我的機票,我指著上頭原本是「阿姆斯特丹、香港、高雄」的飛程,再把荷航新給的「阿姆斯特丹、北京、香港、高雄」航班表也對照說明一遍,那位長官拿下老花眼鏡仔細核對後,就完全瞭解我的狀況了。等他再把眼鏡戴上時,我很客氣地補充一句:「長官,我絕對不是要非法入境故意不帶台胞證,只是意外被荷蘭航空送到北京來轉機。」

他若有所思地點了頭:「我明瞭,還是等荷航的人來了再說。」

此時坐在電腦前的海關人員就抬頭問這位長官:「這個案子(指我的案子)該怎麼寫?」

「你放著,我自己寫就好。」說完,他只是抿著嘴好像在思考些什麼……

 

 

003

 

 

 

 

 

■ 章子怡

過了幾分鐘,一位身穿水藍窄裙洋裝的荷航女主管過來了,髮髻梳得清爽俐落,長得像章子怡般的瓜子臉,一看就是那種會咄咄逼人的高階管理者,搖擺著高跟鞋踩了過來,瞬間綻出一臉職業笑容地說:「長官,聽說我有們位客人在這裡,要我帶過去轉機。」

那位嚴肅長官毫不給面子地回答:「沒證件怎麼轉機?你們到底在幹什麼,把客人送到這裡來。」他知道錯不在我,對荷航也很不滿,於是開口便指責荷航。

荷航主管先是表情不自然地賠了個笑臉,然後很嗲地解釋:「我們的班機延誤,所以才送他到這裡來,不就只是轉個機,就去香港了嘛!」

嚴肅長官更生氣了:「沒證件妳說怎麼轉機?怎麼轉?規定就是這樣,你們亂七八糟地把客人送到這裡,你們自己去處理。」

荷航主管被長官的大嗓門嚇到了,膽怯地探問:「就轉個機而已嘛!」

「沒證件就是不能轉,這是規定,我也沒辦法,妳敢讓他走嗎?」長官已把眼前這位伶牙俐嘴的“章子怡”當出氣筒開始大聲訓話了。

「那怎麼辦?」

「能怎麼辦?怎麼來就怎麼走,不能入境也不能到第三地,只能原機遺返,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長官越講越氣,直接開罵了:「你們到底在幹什麼,把人送到這裡來,人家(指我)還很無辜呢。」

「是荷蘭那邊處理的,又不是我……」荷航主管低聲抱怨著,然後比了手勢要我跟她走。

到此時我才確定我真的得被「原機遺返」,雖然生氣但仍非常理智,我知道在場的任何人都沒錯,錯是錯在阿姆斯特丹那邊,是他們按照電腦上查詢出來的規定要我用「護照+身分證」來北京轉機的。所以我沒對現場的任何人發脾氣,因為這疏失與他們無關,大家只是在個人職責內依規定行事。

離開時,我還是很有禮貌地向那位長官說:「不好意思,帶給你們麻煩。」

他大概沒遇過這麼客氣的「原機遺返」乘客,一時不知如何反應,為避免尷尬只好又隨口罵了荷航幾句。

之後我就沉默地跟在“章子怡”後面走了,茫然地傷心著。

經過轉機櫃台時,先前和我聊天的那幾位轉機服務人員全站起來問我結果如何,我只是苦笑:「還是得原機遺返。」

大夥招著手叫我要保重,那是此次事件中讓我覺得最有人情味的一幕。

經過安檢關卡時,沒想到那位長得像庹宗華的官員更直接站到走廊外,關心我能否轉機?我想他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了,所以“內疚”地過來關心我,等我告知仍需原機遺返時,他則輕聲地向我道歉。其實他根本沒作錯什麼事,或許基於我的修養及禮貌,才反倒讓他覺得不安。雖然心情很亂,而且也無法接受“真的”要被送回阿姆斯特丹,但至少我還是表現出持有中華民國護照的國民該有的泱泱氣度。

跟在那位荷航女主管後面走著,只聽見她那高跟鞋的細長鞋根急促敲擊著地板的聲音,她兀自地越走越快,直到發現我沒跟上,才轉頭對我喊著:「走快一點啦!飛機快飛了。」那是她唯一對我說的一句話。

 

 

■ 登機

來到登機門,所有地勤人員已在空橋入口前等我,一位女服務員對著“章子怡”抱怨:「怎麼拖這麼久,整架飛機都在等呢!」

「我已叫他走快一點了。」

聽她回答這句話時,我簡直快捉狂了,是你們公司作業錯誤把我送到這裡來,害我被原機遣返,你們居然還用這種態度對待我!本想破口大罵,最後還是鎮靜下來。說真的,眼前這些人都不知「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讓我被送到北京來又被原機遣返的人也不是他們,就算當場發飇又能怎樣?

我有我的脾氣,但也有我的理性及修養,於是我選擇安靜地接受一切。

有位服務人員給我一張空白登機證,手寫著44G的座位就叫我趕快登機了。

我停下腳步問她:「我現在連機票都沒有,到了阿姆斯特丹怎麼辦?」

「你趕快登機,到了荷蘭會有專人在機艙門口等你,先登機再說。」

就這樣,我被帶上飛機,才進去機門立刻關上。有位空姐指著機艙最後面的一個空位,告訴我那是我的座位,要我趕快就座,馬上要起飛了。

 

 

    機票 

這就是我被「原機遺返」所使用的登機證  

 

 

 

 

 

■ 心經

要走到機尾座位這段步程,幾乎是我這輩子走過最難熬的距離。

不斷有不友善的眼光看著我,因為我讓大家延遲了很久無法起飛,我是害群之馬。移動而過時,兩側的竊竊私語就一路跟隨著,甚至有位中年婦人直接用憤怒的表情瞪著我。到達後面那區時,整群十七、八歲的荷蘭少年(好像是同旅行團的人)就坐在我四周,有刺青的,有戴著鼻環的,有理著半面光頭的,正嗤之以鼻地迎接我這位讓大家苦候的“敗類”。當我要坐下時,周旁不少噓聲及我聽不懂的荷蘭語就低低切切迴盪著,我只能拼命忍耐。我卸下攝影背包要放到座位上方的行李櫃時,剛好遍尋不著任何空位,此時幾位不爽的少年開始煽笑了。我窘迫地拼命開啟附近的行李櫃,看我越急他門越得意,居然整群啍起一種古怪的曲調,夾雜些用嘴唇發出的「啵」、「啵」氣音,雖然聽不懂,但知道那是一種輕篾、挑釁的動作。

我忍耐著只想趕快安置好我的攝影背包,後來一位空姐跑過來要我把背包放在座椅底下就好,趕快坐下繫好安全帶,飛機要起飛了。

看到我的慘狀,那些荷蘭少年覺得更爽了,居然連袂鼓掌叫好。

我攤在座位上不知所措,全身因窘迫而發熱,彷彿魂魄皆散,知覺混亂到無法控制肢體。發現飛機在緩緩移動了,才想到要把手機關掉收進背包裡。癱軟的雙手使盡力氣從座位底下拖出攝影背包,拿出一個小型塑膠便當盒,我一向把手機放在盒內,以免被壓壤。結果旁邊的荷蘭少年看到我那只印有卡通圖案的便當盒,立刻搖頭猛笑,順道拉著旁邊的夥伴一起“嘲笑”我這個幼稚的手機置放盒。

我氣得發抖,手指完全不聽使喚,僵持很久才把手機放進盒內,然後慢慢塞進背包。喘一口氣,再把背包用腳後跟移進座位下方。

有種想哭的衝動,雙手抱著頭不知所措地發楞……

忽然腦海浮現一個念頭:「唸心經吧!」

沒錯!趕快唸心經,唸心經就能讓心情平靜下來:

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007

002

008

 

 

 

 

 

才唸了幾句,不知什麼緣故,彷彿有股清涼的光(或氣體)從頭頂往下遪透開來,陣陣漾進心底去,像是滴墨渲染在畫紙般柔順地擴張著…..

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悟頓”!

唸心經固然能讓人情緒平靜下來,但真正的平靜應是連心經都不用唸,不管什麼狀況都能當下接受,不動聲色地將情緒吸收下來,讓滴下的墨汁化成畫紙上的蓮瓣,於是外來的羶笑詆毀越多,綻放在心底的蓮花就越祥和。

我試著不去唸心經,不藉任何外力,讓自己的心境自然地平靜下來,接受一切,接受一切,接受一切……

瞬間的轉念,彷彿有種安祥自心底….來,整個人開始放鬆,不再覺得窘迫,不再有任何抱怨及懷恨。

等我再張開雙眼時,竟覺四周無限美好,我正安穩地坐在機位上,優雅地存在著。

我悟出什麼了嗎?

剛才那種瞬間「化滴墨為蓮瓣」的靜心過程,應是我不斷旅行所尋找的生命答案的「答案之一」吧!

對面生老病死,不就也就是這種「化滴墨為蓮瓣」的接受態度!這神來的“頓悟”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日後當我再面對任何艱難困境時,就會知道如何在瞬間「化滴墨為蓮瓣」,進而化干戈為玉帛,化暴戾為祥和。

原來我苦求不解的生命疑問之一,竟在此刻得到圓滿的解答。即使轉盡經輪、讀遍冊藉、耗盡千金、走遍天涯,也比不過此刻的珍貴“頓悟”。

感謝老天!感謝老天!

 

(待續)

 

 

後記:

這場因原機遺返而引發的「頓悟」,對我來說太重要了,這也是為何我從巴黎回台灣後,每天都很快樂的原因。我想,在我的生活修行裡又不知不覺往前跨進一大步了。

 

 

 

 

 

 

 

 

 

 

 

 

 

延伸閱讀「來去巴黎」系列文章表列 ( 請點選閱讀 ):

來去巴黎01 盡歡而散

來去巴黎02 雨中列日

來去巴黎03 碎嘴烏鴉

來去巴黎04 瞬間永恆

來去巴黎05 愚人盛宴

來去巴黎06 浪擲美學

來去巴黎07 九顆太陽

來去巴黎08 棄夢人生

來去巴黎09 北海之海

來去巴黎10 情色巴黎

來去巴黎11 魔幻蜘蛛

來去巴黎12 巴黎鐵塔

來去巴黎13 凱旋雙門

來去巴黎14 奧塞印象

來去巴黎15 東方神起

來去巴黎16 三訪羅浮

來去巴黎17 花香飄來

來去巴黎18 迷航之一

來去巴黎19 迷航之二

來去巴黎20 迷航之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