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001

攝影自由行。波蘭旅遊篇

 

 

 

 

 

■ 恩寵 (2005年 6月25日)

真是天大的恩寵,今天的行程只排了一項「參觀國立華沙博物館」,所以可睡到自然醒,舒舒服服地慢慢 ~ 虛 ~ 擲 ~ 光 ~ 陰 ~

不過喜歡破曉時的清悠,所以每當可以“睡到自然醒”時,我總是天亮即醒,然後趁著春光,享受鳥語裏的晨曦。當然會帶著相機,把透明的陽光及露濕青草的氣味裝到底片裏。

六點鐘起床,沿著街道一個人往華沙舊城去。吹著口哨、亂啍著歌,偶爾遇見迎面而來的路人,就點頭打招呼,輕盈地深深一笑讓雀躍的心情全然傳遞給對方。

像小鳥般在舊城裏飛了兩個多小時,才閒步回旅社,到餐廳吃頓豐盛的自助早餐,牛奶、麥片、水果、cheese……人生真美好。

啍著曲子出餐廳,才碰到“自然醒”的Vincent剛下來用餐,笑著告訴我Jing還賴在床上“自然沒醒”呢!

 

 

■ 幸福至極

回房間去,御下攝影器材,沖個澡。上衣也不穿就斜在潔白的床上讀幾頁文字 - - 王鼎鈞的小說「山裏山外」。倦了,隨意攤在床上睡,一種幸福至極的感覺軟綿綿地彌漫著。有夢、無夢,都甜美。

再被Vinecnt的“morning call”喚醒時,已正午12點,喜歡這種渡假方式 - - 竭盡所能地“浪費生命”。三隻睡飽、吃足的鳥兒在旅社大廳會合,一路笑鬧出發,來去,來去,來去goto博物館。

 

 

009

004

喜歡那只金色玩偶,但嫌貴不買(其實家裏也沒地方放了),所以每次路過,就拍張相片留念。

007

華沙舊城廣場(Old Town Square)

008

書局的櫥窗,波蘭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國家,所以前教宗的相關書籍特多,到處都看得到。

 

 

 

 

 

■ 國立華沙博物館

我超愛逛博物館,每次都像返化成古人,走到時光的盡頭去散步幾個小時再回來。

台灣的“藝術主流”常被商業炒作牽著走,於是在生活裏……雜誌、馬克杯、拼圖、廣告、杯墊、仿畫、T恤……出現的永遠都只是梵谷、畢卡索、達文西、米羅等主流“藝人”的作品,剩下賣相不佳的,才沒人有興趣欣賞呢。華沙博物館不屬於台灣“藝術主流”的欣賞範圍,收藏品當然極少出現在台灣的媒體裏,所以逛起來特別新奇有趣。裏頭不准拍攝,我只在隨身的筆記簿裏留下一些手札:

◎ 設備無法和歐美等熱門博物館相較,可能經費也不足,地上甚至還放了小電風扇來通風。

◎ 館藏在台灣的出版品裏極少見,來此逛,真像挖到寶藏。

◎ 沒有可炒作的曠世鉅作,但收藏範圍很廣,連不像藝術品的藝術品都擺上架,夠鮮了。

◎ Vincent告訴我,古代歐洲比現在寒冷,從畫作裏的冬天就看得出來。

◎ 歐洲有段時期,貴婦人的頭髮都梳得很高很尖,連坐在馬車裏都會“撞”到車頂,愛美的女人只好用蹲的,降低高度以免弄亂髮型。(Vincent指著幾張畫給我看)

◎ 當攝影術剛發明時,有些畫家就先拍下相片,再把油畫顏料往上塗,畫出百分百逼真的作品,但有“作弊”之嫌,館裏有幾幅疑似這樣的作品。

◎ 經絲路千里迢迢運來歐洲的中國瓷器太昻貴了,市面上便有仿製品流通,只是經當地畫匠憑想像描繪的「龍鳳呈祥」竟是「蜥蝪及翅膀像蝙蝠的雞」

當天最珍貴的收獲當然是這些仿製的中國瓷器,把「龍」畫成蜥蝪,讓雞添上蝙蝠翅膀就成了「鳳」,Jing、Vincent和我三個人在博物館裏笑翻了。我想、我覺得、我感受、我承認、我確定、我發誓,觀賞這件「蜥雞呈祥」的古瓷器比去羅浮宮看「鸏豽痢鯊的微笑」有趣多了。

 

 

■ 櫻桃烤鴨

出博物館已快下午四點,該去吃午餐了。照書上找到一家推薦的餐廳,我點了魚,Jing吃蔬菜,Vincent吃鴨。那波蘭鴨和北平烤鴨差不多,只是淋上櫻桃醬,口味還不錯。下次試著把北平烤鴨的青葱抽換成櫻桃粒,就成波蘭菜餚了,不要說我教的哦!

 

 

■ 兩顆子彈

說過了嘛!和歐洲人吃頓飯,至少一小時跑不掉。

這次我們又聊了好多好多,而且範圍更廣……Vincent極好奇灣和大陸的關係演變,一有機會就給了題目要我和Jing作答,於是話題就不斷遊走在兩岸間,包括台灣「本土化」、「去中國化」後對藝文發展產生的效應,還有正起飛的大陸經濟,會因「官僚」、「缺乏民主」而遇瓶頸……等。

當聊到「319兩顆子彈」的疑慮時,我只好舉白旗投降。自己一直是政治白癡,要我去分析這種“政治迷津”不如給我兩顆子彈賜死算了。

深深吸口氣,告訴Vincent我對「輪迴、生命、存在」尚多疑惑,還待體驗,實在不想浪費生命去討論這種政治事件。比起那些政治是非,我寧可去尋找輪迴的答案,看來容易些……

Vincent被我的不食人間煙火弄煩了,瞄我一眼說「你只是被上哲學家的外衣,卻一點都不切實際!」

是嗎?與其討論「兩顆子彈」,不如討論「兩顆饅頭」。饅頭吃了還會飽,子彈干我何事,何況世事本來就是一場假,富貴如浮雲,不是嗎?於是告訴Vincent「活了那麼久,才慢慢學會“捨棄”,只想讓生活更簡單,你卻要讓我再複雜化。」

看我把話題扯遠了,Vincent乾脆用「Yes /No問句」來終止我的無知浪漫,他直接問著:「如果台灣和中國開戰時,你在戰場上會拿槍射殺Jing嗎?」

(天啊!又是這類愚蠢問題,早被幾百個人問過「如果老婆和媽媽一起落海,要先救哪一位?」……^%$#@*&%……問這種問題的人,怎不要求自己的老婆和媽媽先去學游泳?)

明知這種非黑即白的問題是圈套,如何回答?

但身為台灣人,長期的耳濡目染,早學會台灣官員那一套“避重就輕”的答話能力,於是開始離題地亂扯一些諸如「死亡何懼」、「萬物皆變,唯變不變」、「空即一切」、「心如明鏡」、「無常即常」的答案……瞧,這種移轉焦點的神力,像不像被台灣的高官附身了。剎時,忽覺深以身為台灣人為榮,心中響起國旗歌,眼裏中華台北的會旗冉冉升起,感謝栽培我的台灣官場文化……

Vincent莫可奈何,只好“自暴自棄”不再追問「兩顆子彈」……只是沉默不到幾秒,忽然又冒出「像你這種人對布希攻打伊拉克的愚行都毫無知覺,這世界還有救嗎?」

天啊!

不要再聊另一個政治話題了,等一下又要再扯到「911事件」、「以阿戰爭」、「回教世界」等爭執不休的死結。

救命啊!誰來救我?

恨死這些政治了,啊……啊……

 

 

006

010

這是華沙街旁的公園的欄杆,設計得很漂亮吧,基本上他們也是個重視美感的國家。

011

聖十字架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Cross)前的耶穌背十字架雕像。出發去波蘭前,從旅遊書上看到這座雕像時就很喜歡,所以到華沙時特別去找這座教堂。

 

 

 

 

 

■ 吟遊詩人

那頓午餐吃到下午五點多,回到旅社已六點。

這種渡假方式真是閒適!當然要再睡“午覺”,醒來已晚上九點鐘,才出門去舊城區逛。廣場上有人表演精彩的火圈及火把,像是中古世紀的雜耍團。週末的華沙,將近午夜仍人潮如流,好喜歡這種感覺,彷彿置身在一個遠古國度的太平盛世裏,一切的一切都祥和自在,世間只剩春耕秋收及歌唱舞蹈。

我們在廣場的露天餐廳吃飯,我只點了鮪魚沙拉和可口可樂。燭光晚餐裏,我化身成吟遊詩人,告訴Vincent及Jing許多在金門服役時的故事,那些光怪陸離的軍中現象,聽得他們津津有味。我正撥彈著七弦琴,一段又一段地述說著。

直到凌晨時分,才回到旅社。

這樣「虛擲光陰」的渡假方式,真讓人覺得幸福。

 

 

003

這張相片真的沒加什麼特效濾鏡,但拍出來就極具特效。我很喜歡拍夜景,而且“碰巧”拍出的效果都不錯。

005

廣場上有人表演精彩的火圈及火把,像是中古世紀的雜耍團。

002

這張相片很好玩,Church of Visitation教堂前有兩棵超高的老樹,不管用什麼角度拍,都會把教堂遮住。不過,考不倒我,到了晚上,偷偷跑來拍仰角,只要蹲的角度對了,就可讓大樹遮不到教堂了。(有時拍照時,就是喜歡挑戰自己的構圖能力。)

001

 

 

 

 

 

 

 

 

 

 

 

 

延伸閱讀「 攜手去波蘭 」系列文章表列 ( 請點選閱讀 ):

攜手去波蘭01 我要去波蘭,我要去波蘭,我要去波蘭……

攜手去波蘭02 三個臭皮匠攜手到華沙

攜手去波蘭03 走!去華沙博物館,享受一段「虛擲光陰」的幸福

攜手去波蘭04 保存完整的波蘭古城 克拉科夫

攜手去波蘭05 歷史記憶 辛德勒的工廠

攜手去波蘭06 克拉科夫 留白的一天

攜手去波蘭07 猶太人的悲歌 奧斯維辛集中營

攜手去波蘭08 田園交響曲 杜納耶茨河谷

攜手去波蘭09 告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