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比利時旅遊篇

 

 

 

 

 

■ 2008年3月30日

起床,已經九點多了!

其實應該才八點多,因為比利時今天開始實施日光節約時間,全國的時鐘都往前撥快一小時,於是我一起床,就憑白無故失去一小時。

這是我2008年到歐洲度假的第一個早晨,簡直悠閒到無法形容。

眼睛睜開就拿著相機胡亂拍攝,Vincent的家到處都充滿設計感,隨便捕捉些光影都會是好作品。而我這懶骨頭能賴在這種空間裡就心滿意足了,說實在的,根本不想動身去巴黎……

 

■ 早餐

當個房客,我還是儘量維持該有的個人修養,例如太早去洗澡可能會吵醒Vincent,所以只是安靜地在各樓層間活動,甚至,得躡手躡腳。

聽到樓下Vincent在哼歌,知道他起床沖澡了,才蹦蹦跳跳下去和他閒扯。

洗完澡,Vincent會打開他的立體環繞音響收聽廣播新聞,此時整棟房子都會充滿著語調優美的法文播音。Vincent家的「空間」設計是三層樓互通共享的,所以在二樓播音,整棟大樓都會瀰漫著深深淺淺的聲響,那種流動著法文音調的歐洲風情,就是在Vincent家度假最美好的記憶,即使每年都來,我仍對這種氣氛樂此不彼。

換我沖澡,洗完一身輕鬆地推開浴室的玻璃門後,咖啡、奶油和烤麵包的香味已混雜在法文的播音語調裡,Vincent已準備好早餐了。

我們開始享受一頓平凡的家常早餐,但感覺猶如在Startbuck用餐,每次都悠閒地吃上一個小時,邊吃邊聊,確保所有食物都在最美好的心情下享用。這就是歐洲人的生活,每年過來度假,我都得重新適應這種要吃上一個小時的悠閒早餐。

 

 

004

我的房間一隅,整排窗簾都被我拉下了。

 

 

 

 

 

偷報紙與中國爵士樂

Vincent喝咖啡,我喝牛奶,Vincent的法國麵包夾火腿,我的全麥土司夾cheese,偶爾我也喜歡他家那種藍莓顆粒很大的果醬。

Vincent說話了……

「聽說你們這次總統選舉,有位候選人攻擊另一位候選人,指稱對方的太太曾於二十年前在美國的圖書館偷報紙。」

Vincent用一長串英文把整個句子說完時,我差點笑出聲來。若沒能親身體驗當時的選舉狀況,光由媒體得來的訊息,再重新用另一國的語言描述出來時,聽完真的會覺得荒謬到極點。

想想看,是控訴對方“二十年前”在美國的圖書館偷“報紙”耶……

只是在台灣已經歷無數次選舉的我,早知道這都是選舉花招,重點不在污衊「偷報紙」這件事,而只是一種攻擊策略,看對方如何接招,以便見招拆招,進而繼續攻防罷了。於是我輕描淡寫地回應Vincent,反正我的英文字彙也不足以向他發表一篇偉大的個人評論。

正當我又拿了兩片全麥土司,認真地塗著藍莓果醬時,Vincent又問我了:「你認為指控對方的配偶二十年前在美國圖書館偷報紙這件事,能影響總統的選舉結果嗎?」

我故意把手上的全麥土司咬出一個有齒痕的大圓弧,然後吊兒郎當地逗著Vincent:「偷圖書館的報紙這種事很嚴重,在台灣被逮到的話,會被捉去立刻槍斃的!」

沒想到Vincent居然板起臉來,非常嚴肅地告訴我:「若這種沒有證據的小事可以拿出來指控並影響選舉結果的話,你們(指台灣)應該還沒成熟到足以實施民主選舉。」

哇!天啊,有這麼嚴重嗎?

我當然不會和Vincent辯,我在度假耶!還是先把藍莓土司吃完,那些果粒顆顆都豐盈甜美。

因為Vincent不夠瞭解台灣的選舉文化,所以才會對這種灑狗血的選舉技倆如此排斥,其實選民已逐漸學會判斷是非,我不覺得台灣缺乏實施民主的成熟度,只是尚有進步空間。但是有一點確是不爭的事實,台灣在國際間的形象越來越負面了。從國際媒體讀到「候選人指控對手的太太於二十年前在美國圖書館偷報紙」這樣的標題,當然會覺得台灣的選舉很幼稚,不談政見只搞這種雞毛蒜皮的人身攻擊。

哎!真是冤枉。

我懶得爭辯政治,覺得這是天下最白痴的事,但還是暗中為台灣辯解,但不是從政治,是從音樂。趕快拿出我帶來的秘密武器,一張台灣出版的音樂專輯「絲竹空」,是種融合中國音樂的創新爵士樂。我才把CD放到音響裡去播放,Vincent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頻頻稱讚這張極具創意的Jazz專輯。

於是,我滿意地笑了,坐看Vincent拿出綠茶,用玻璃杯沖了一杯晶瑩剔透的淡綠,啜飲並享受著迴盪在空間裡的中國爵士樂。

 

 

003

 

 

 

 

 

印度古董店

我們吃完早餐,已快十一點了,好個蹉跎歲月的度假時光。

出門囉!先去接Jing,然後去逛一家印度古董店,Vincent說他看中一張印度古桌,趁著我來“度假”剛好可以幫他搬回家。

真好,我終於被派上用場了,自認絕對可當個稱職的搬運工呢。

古董店裡瀰漫著東方味道,這種店在歐洲很受歡迎,只是我剛從台灣來,卻置身在歐洲的東方文化裡,有種空時錯亂的幻覺。

Vincent刷卡買下那張印度古桌,可是外頭卻開始飄著細雨,無法把木桌繫在車頂上搬回家,那明天再來搬好了。

接下來呢?

先去接我們的國寶級攝影大師瑪莉比薩及她的兩個學生,然後一起去比利時東北邊的城市列日(Liège),其中一位學生在那裡有個作品展,我們要去參觀。

 

 

SQUAT

才剛要去接瑪莉比薩和她的學生,Jing已趕緊先在車上向我解說一些比利時文化及社會的狀況,以免等一下我會有「文化震撼」(Culture Shock)

Jing開始說故事了……

她說瑪莉比薩有個帥得不像樣的兒子,是個二十歲不到的青春叛逆小子,有個叛逆兒子在歐洲不是什麼壞事,父母還是會讓他們自由自在地活著。

而瑪莉比薩那位帥得不像樣的兒子,就搬去住在布魯塞爾的一處squat裡。

「妳說他住在squat裡!」我驚訝地向Jing確認,因為不久前我才剛學到“squat”這個英文單字的特殊用法,當名詞使用時可指「非法佔據的空屋」,在美國通常是一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居住之處。

「沒錯!這個“squat”就是你知道的那種,」Jing耐心地詳加解釋:「但布魯塞爾的squat並不只是流浪漢的住所,有些藝術家也喜歡住在squat裡,他們嚮往那種抛棄物質約束的自由生活,甚至有人認為住在squat是一種“時尚”。」

Jing讓我先把“squat”在比利時所代表的不同社會含意弄清楚,然後才告訴我,瑪莉比薩的那兩位學生也住在squat裡,並提醒我等一下到那邊去接他們時,不要覺得怪異。

真是感謝Jing讓我知道這種文化差異,這是在國外旅遊最重要的事。

於是載瑪莉比薩上車後,我們再到市區裡一棟看起來還頗舒適的“廢棄”大樓前等待她那兩位學生。瑪莉比薩忽然問我,台灣有沒有squat

我想了一下,才回答她:「沒有。」

結果瑪莉比薩立刻搖頭說她不相信,那種表情好像認定我在“說謊”。

我趕快微婉地解釋:「台灣不是沒有流浪漢,但流浪漢都睡在車站或公園等公共場所,沒有專屬的squat可住。台灣地窄人稠,怎可能有空屋可放任遊民居住。」

等兩位年輕的藝術家下來後,我們就往列日快樂地出發。

此時,車上剛好滿載一車的藝術家!

 

 

006

在雨中的列日(Liège)街頭觀看藝術展海報的Vincent

 

 

 

 

 

列日(Liège)

列日位於比利時東部默茲河與烏爾特河交匯處,鄰近比利時與荷蘭的邊境,是列日省的首府,人口約20萬人。我對列日的印象全來自國中時的地理課本,記得好像是十六世紀產煤和煉鋼的重要城市。

難道我們這一車藝術家,準備要手牽手一同去「煤礦城市」郊遊?

「列日現在不產煤了,」Vincent鄭重地告訴我:「列日最有名的是鬆餅。」

「鬆餅?你是說在比利時到處都在賣的那種鬆餅?」我興緻勃勃地反問。

「是的。」

天呀!比利時的鬆餅好吃到無法形容,搭地鐵或在街上行走時,花一歐元買塊熱呼呼的鬆餅,邊走邊吃的滋味實在美妙,尤其在冷風刺骨的嚴冬裡。

 

 

025  

 

 

想到就垂涎三尺,即然這樣我們乾脆用力來給它好好介紹列日鬆餅。

比利時鬆餅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布魯塞爾鬆餅(Gaufre de Bruxelles),另一種是較普遍也較受歡迎的列日鬆餅(Gaufre de Liegie)。兩者的主要差別在於列日鬆餅的口感很扎實,製作時得加入大量牛奶及奶油,烤到半熟再灑上列日特有的粗糖,所以鬆餅會帶有焦糖的香味,咬起來外殼香酥但內餡卻柔軟有Q勁,最適合趁熱享用,人們都喜歡邊走邊吃,所以街頭時常飄散著鬆餅的誘人氣味。

一個多小時後,在我的「鬆餅遐想」裡來到列日,可惜當時寒雨刺骨,大家只關心我這位剛從亞熱帶來的訪客能否忍受這麼冷的天氣,倒沒人想到要買鬆餅讓我禦寒。

那位年輕的女藝術家(Tatiana Bohm)先到她的展覽會場去,我們五位則在街頭隨便找家餐廳吃午飯,時間正好是下午兩點鐘。我點了千層麵及菊花茶,因為實在太冷了必需點杯熱飲來暖身,但我又不喝咖啡及茶,menu上唯一不含咖啡因的熱飲只有菊花茶,所以我沒在列日吃鬆餅,倒是喝了一杯熱菊花茶。

 

 

026

 

 

接下來,我們在冰冷的寒雨裡連看了三場展覽,包括同車那位女藝術家的“沉鬱”創作及其他兩個攝影展。Tatiana Bohm的作品皆以「人」為主題,但都是些詭異變形的人,情緒都是壓抑的:

 

 

005

001

被改造過的聖母,Tatiana Bohm直接用刀子刮去古畫上的顏料,產生這種木乃尹聖母。

 

 

其中一個是針孔攝影展,你一定不知什麼叫「針孔攝影」(Pin-hole Photo graphy)對不對?

「針孔攝影」得自己用紙盒製作相機機身,挖個零五公分左右的小洞供曝光,盒內放入底片,直接打開孔蓋讓光線透進來就可感光拍照了。在目前任何相機都能拍出好照片的情況下,「針孔攝影」這種復古技術反而更受重視,甚至在九○年代中期一度成為攝影界的顯學,大家又重新沉迷於這種返璞歸真的魅力。

這是當時的一些「針孔攝影」作品:

 

 

 010

011

009

 

008

我們參觀針孔攝影展時的情形,當時一位展出的作者剛好過來向瑪莉比薩打招呼。

 

 

我隨同Vincent及瑪莉比薩兩位攝影師到達展覽現場時,常有許多慕名的攝影同好過來向他們打招呼,那種感覺真好,愛好藝術的人聚在一起自然有種相互吸引的愉悅能量。我很嚮往比利時這種無處不在的藝術氣息,整個社會對藝術的包容性很高,也提供藝術家數不盡的展覽空間,只要你肯創作一定會有你的舞台。藝術家在這裡很容易生存,相對造就許多優秀的創作者及作品,好的藝術作品又吸引更多支持者,就這般良性循環著,讓比利時的藝術風氣更加繁茂。

同車那位女藝術家,老實說作品還算不上大師的級數,她只是單純將創作理念化成作品和觀眾分享而已。這種非主流的創作在台灣可能乏人賞識,但在比利時就是能找到場地可展覽,或者可以誇張地說,在比利時連住在squat的“遊民”都有場地可開個展,這樣的國家簡直就是藝術家的天堂。

下午六點半,我們一行六人才又從列日開車回布魯塞爾。

 

 

Marie-Francoise Plissart攝影集

到布魯塞爾,先送兩位年輕藝術家回他們的squat,再送瑪莉比薩回家。

瑪莉比薩邀我們進屋裡喝個咖啡再走,於是我、VincentJing就在她家聊了半小時。

瑪莉比薩將她出版過的攝影集都拿出來讓我們欣賞,包括所拍攝的布魯塞爾原子能紀念館等曠世鉅作。我不斷驚嘆著,能當著大師面前一同析賞她的作品,真是無比的榮耀。

離開時,瑪莉比薩送我一本她的攝影集,特別簽了名才遞給我,我只覺一股溫熱的興奮及蜂鳥振翅般的心跳。( 請聯想一下fans因過度興奮而暈倒的畫面 )

 

 

■ 晩安

八點鐘回到Vincent家,我和Jing開始努力煮菜,要弄出滿漢全席似的晚餐。我用帶去的康寶濃湯沖泡了一鍋酸辣湯,Jing蒸了豆腐並炒了一盤韭菜,三個人快樂地吃一頓還不錯的中國菜。

十點鐘,我們上樓去看一部我帶去的DVD1937年發行的「大地」(The Good Earth) ,改編自賽珍珠(Pearl S. Buck)的普立茲獎小說,是好萊塢三十年代關於中國題材的代表作。其實我只是想和VincentJing分享片中三十年代的中國農村景象而已,但他們都很喜歡這部電影。

VincentJing回去時,已超過凌晨十二點,我仍因時差而瞬間入睡,Vincent什麼時候回來,我根本毫無所悉。

今天過得豐富又充實!

和幾位藝術家走了一趟藝術之旅,又獲贈瑪莉比薩的簽名攝影集,還有中國爵士樂、印度古董店、列日鬆餅及賽珍珠的「大地」……

晚安。

 

 

 

 

 

 

 

 

 

 

 

 

 

延伸閱讀「來去巴黎」系列文章表列 ( 請點選閱讀 ):

來去巴黎01 盡歡而散

來去巴黎02 雨中列日

來去巴黎03 碎嘴烏鴉

來去巴黎04 瞬間永恆

來去巴黎05 愚人盛宴

來去巴黎06 浪擲美學

來去巴黎07 九顆太陽

來去巴黎08 棄夢人生

來去巴黎09 北海之海

來去巴黎10 情色巴黎

來去巴黎11 魔幻蜘蛛

來去巴黎12 巴黎鐵塔

來去巴黎13 凱旋雙門

來去巴黎14 奧塞印象

來去巴黎15 東方神起

來去巴黎16 三訪羅浮

來去巴黎17 花香飄來

來去巴黎18 迷航之一

來去巴黎19 迷航之二

來去巴黎20 迷航之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