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音樂難得有奇遇 2002齊豫香港演唱會

一場賞心悅目的音樂旅行

 

 

這是場出忽意料的高水準演唱會,設計、編曲、選曲、舞蹈、燈光、演唱各方面都超出預期。原以為到香港開唱,齊豫會妥協在香港的流行樂潮裏,沒想到在劇場概念包裝下,呈現非常精緻的聲音及視覺效果。

 

「概念性設計」乃最大特色,可想像整場演唱會是部電影,裏頭有四個角色:

1.齊豫的聲音及歌曲

2.一位提行李的旅人(由演員扮演)

3.鋼琴的旋律

4.場景提示的詩句

 

四個角色分別在不同時候交織出現,詮釋不同的人生主題,也無形提升了演唱會的質感。

 

也因劇場性所以選曲更加海闊天空,一些詞意較深、現場演唱起來“娛樂性”不高的歌曲都可在主題設計下收錄進來。像「祝福」、「有沒有這種說法」、「C’est La Vie」、「最愛」……等,唱起來非但不冷場,反而如故事陳述般讓情緒得以貫之。「祝福」就安排在《情傷》主題裏,齊豫說當愛情來臨時,獲得多少喜悅,結束時可能會得到等量的痛苦。所以用「Storie」、「祝福」、「李香蘭」、「最愛」、「七點鐘」等五首歌來描述《情傷》。而「有沒有這種說法」則安排在《旅程》主題裏,當作對生命的質疑。主題與主題間則由提著行李的旅人、鋼琴旋律及場景提示詩句來銜接,讓演唱會呈現美麗的劇場結構。

 

至於音樂本身,這場演唱會給人的驚喜更多。齊豫的嗓音必須在特殊編曲烘托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之前不管是擔任齊秦、羅大佑的特別來賓或是台灣校園民歌演唱,齊豫皆非主角,樂團編制本來就不適合她。在這種狀況,幫別人串場演唱倒可以,但猶如“隔靴騷癢”聽不到深度。這次就不同了,反正是齊豫個唱,她全程參與音樂設計,在「只有自己最瞭解自己」的狀況下,編曲皆“量聲訂作”。此次齊豫的嗓音也處於極佳狀態,所以整場聽下來只有“過癮”兩字可形容,幾首艱難的曲子,像「你是我所有的回憶」、「歡顏」等,高音都飆得蘯氣迴腸,每一字音,每一吐吶都接近完美。唱「Memory」的殘敗心情,讓人不知覺沉醉在她的演唱功力裏,而清唱的「橄欖樹」更是一場聲音藝術表演。

 

除了「概念性設計」及「量聲訂作的音樂」之外,「文學性」也是要素之一。演唱會每段主題都有幾句齊豫式的詩句來串場,投射在四面升降銀幕的中英對照詩句效果極好。形成演唱會裏有文學,文學裏有人生,人生裏有歌聲,歌聲裏有齊豫,齊豫裏有我們的掌聲,這樣的演唱會質感極好!

 

舞台設計則如太陽劇場般,將現實抽離,只剩簡單的象徵寓意。每位舞者都化身原始人,只有與生俱來的基本情緒,沒有複雜的社會負擔及文明著墨。不少場景都讓我想到「天地、四季、畫夜、海天一色 地嶽天堂、暮鼓晨鐘」的空間及時間,非常抽象,非常神話,非常樂園,非常寓言,雖不豪華,但叫人印象深刻。很佩服此次演唱會的企劃及概念設計,你們真的“神話”了一場演唱會的價值。

演唱會雖有不同的生命主題卻不嚴肅,兩段特別佳賓都安插得清鬆愉快。李宗盛的搞笑(捨身獻跳“肥肉芭蕾”),周華健的親切(說唱皆宜,連在台下觀賞的齊秦都提到對白裏來),加上齊豫臨場的迷糊小狀況,皆增添不少樂趣。

 

非常精彩的一場演唱會!23年的等待若只為今晚的首次個人演唱會,那麼齊豫真的沒讓人失望。

 

 

 

補充說明:

這些是2002年9月21日至26日間,分七篇張貼於滾石唱片網站齊豫討論區的文字,並非完整文章,只是零星留言。

花兩天把文字重新拼湊成篇,讓自己回憶往事。

當時齊豫尚是流行樂手,而我則喜歡呼朋喚友到處吃喝玩樂,12年後好多事情都改變了,喜見齊豫唱佛歌及我自己淡然知足的「隱居」人生。

這場演唱會有CD及DVD ,但只是節錄部份,若你手上有的話,不妨對照閱讀,這份是完整記錄。(整理這些舊文,是想把齊豫在香港、台灣、北京、新加坡的四場演唱會都記錄齊全。另外,當時的文筆頗拙,通篇讀下來都沒什麼「感覺」呢!)

 

 

 

 

 

 

002

003

005

這是我在香港拍攝的相片

004

 

 

 

 

 

 

 

 

 

音樂難得有奇遇 2002 齊豫香港演唱會

日期:2002年9月20日 晚上七點四十分

地點:香港

人物:沉影、River、Blues、小彤、Bruce、Shin

時間:七點鐘

 

 

 

 

今生就是那麼地開始的,走過草場的青草地,走到你的面前,不能說一句話。拿起鋼筆在你的掌心,寫下七個數字,點一個頭……

 

Sorry!場景錯誤,不是這個三毛的「七點鐘」啦!

 

是七點鐘了,

 

六個人剛要去快速用餐,然後趕去紅磡體育館。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點餐,然後囫圇吞棗吃完飯。

 

時間快不夠了搭計程車,然後分乘兩輛去紅磡。

 

只見人潮洶湧來聽齊豫,然後心臟蹼通蹼通跳。

 

再來就是五四文學運動,然後我要寫白話文了。

 

六個人找到位置之後,都坐不住,蟑螂般到處走馬看花。

 

偉大的Blues居然拿著攝影機到舞台前去“錄影”,還帶回驚人“內幕”,她說樂師譜上的歌曲是「Forever」,可見此乃開場曲也。

 

對這消息,我和River一直不肯相信,哪會用這麼冷調的歌來開場?

 

接下來就是漫長等待,等待開場。

 

此時紅磡的觀眾越來越多,票房不錯耶!

 

終於第一聲鋼琴響起,接著new age風格的琴聲延續著C’est La Vie間奏般的旋律,有位旅人現身舞台(外籍舞者扮演的旅人),黃褐色風衣,黑色帽子,雙頰的鬍鬚及手上的行李箱,帶領觀眾走進一場「愛、尋找與永恆」的音樂之旅。

 

音樂仍繼續,旅人走著他的腳本,鋼琴慢慢退去,電子合成樂漸漸浮上來,樂符轉為悠長沉重,長長的渾沌未明裏電吉他冒出幾個音來,隱約轉為Forever前奏,齊豫的聲音唱出I stand along in darkness……(掌聲如雷)

 

這個令人意想不到的開場就長逹五分鐘,看得大夥目瞪口呆,齊豫就是齊豫,果真不落俗套。

 

記得「Forever」這首歌嗎?

 

歌詞以飄渺無依的詞句如「dust in the wind」、 「wind in the trees」來強調生命的流浪本質,直到最後一句「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才讓飄泊的感傷找到歸屬。

 

這首歌和「人生」概念頗契合,所以讓「Forever」開場,訴說一段永不歇止的生命旅程。

 

 

 

 

 

 

 

Forever」剛止,下段琴聲隨之而來,沒讓情緒稍作思索,音樂已流到另一幕情境,記得「走在雨中」那段有畫面的前奏嗎?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聲,齊豫帶我們去尋找一段人生中“彩虹般美麗的往事”及“分不清這是雨還是淚”的記憶。

 

此時舞台飄起整面紗布,燈光打出“雨景”的色調,齊豫的聲音則飄啊飄的……直到“流線型前奏”激起潮水般的掌聲,千古名曲「橄欖樹」於是迴盪於紅磡,舞台中央則升起一棵樹。

 

這首象徵幸福追尋的「橄欖樹」,已成大家年輕過的證據,不少人在台下跟著唱。

之後立刻接唱「有沒有這種說法」,八名如原始人般的舞者扭動原始的力與美,舞台上方的螢幕則播放飢荒戰亂的記錄片,引人深思。

 

 

 

 

 

 

 

四首歌之後,齊豫終於開口說話。

 

1.各位香港的朋友,大家晚安。(掌聲)

 

2.今晚是個特別的夜晚,第一次開演唱會。(又是一片掌聲)

 

3.不要問我為什麼(現在才開第一次演唱會),我也不知道。

 

4.今天的演唱會非常有音樂性或概念性,但絕不會有「爆破性」或「動感性」。

 

5.問候香港的朋友,問候台灣的朋友,問候大陸的朋友。

  (此時River、Blues、小彤都尖叫)

 

6.接下來要唱一首非常溫馨的相遇歌曲「Whoever finds this,I love you」。

 

 

 

 

 

 

 

Whoever finds this,I love you」是齊豫很喜歡的一首歌,在《天使與狼》演唱會就唱了兩次。因為溫馨,所以燈光全打亮,沒有舞者,沒有佈景,齊豫繞著舞台走,慢慢吟誦這段感人的故事。

 

齊豫說話了:「接下來先說我的弟弟,可愛的弟弟好像來了(如雷掌聲響起,齊豫停了一下),聽說他推掉了幾個通告特地趕來…」

 

雖然齊豫拱著齊秦上台來合唱:「上來吧!」、「上來吧!」(觀眾掌聲幾近瘋狂)

但齊秦仍安於當個觀眾,讓齊豫在九月的香港唱著「九月的高跟鞋」。

 

之後,鋼琴聲引出另一個主題。

 

悲沉的琴音帶著旅人尋找生命裏的 - - 愛的悲歡離合。

 

長達三分鐘的鋼琴獨奏把情緒引進電影情境裏,當舞台上的旅人把手中的玫瑰放進角落的玻璃花瓶時,流動的琴音直接帶出「Stories」前奏,傷感的英文獨白已起……齊豫隨舞台升起,演唱「Stories」,故事於是開始。

 

接著是「祝福」,故事仍繼續……

愛人要進禮堂,

對象不是我,

齊豫唱著另一段傷心故事。

 

(這首歌超難唱,齊豫唱得超好,幾段高音都表現完美。)

 

之後齊豫說「失戀的故事總是感人,尤其『祝福』是首真人實事,所以特別感人」。

 

接下來要唱首“單戀”的歌,也是一首廣東歌 - - 「李香蘭」。(說到“廣東歌”三個字時,台下一片掌聲)

 

齊豫站在舞台中間,升到高處,燈光打成藍紫色,在憂鬱情緒裏深情演唱,聲音又長又深地迴盪,鋼琴及小提琴也跟著迴縈繞,形成一種聲部混合。更奇特的是,除了聲音外,彷彿藍紫色燈光也溶在一起了,所以「歌聲」、「鋼琴」、「小提琴」及「燈光」猶如四重奏般交織著淡淡愁緒……

 

掌聲之後,齊豫說:「走上音樂的路這麼久,雖然自己錄過很多專輯,有時看到別人的歌,也會覺得很好聽,希望它是自己的歌,接下來就介紹這首『最愛』。剛才聽過失戀的愛,單戀的愛,但還有一種愛是最痛苦的,莫過於“錯過”。」

(順便介紹在台下觀賞的原主唱張艾嘉,掌聲熱烈響起。)

 

聽完“失戀”、“單戀”、“錯過”之後,聽首美好的“初戀”吧!三毛的初戀- - 「七點鐘」。

 

 

 

 

 

 

 

齊豫:「連唱了兩首李宗盛的歌(最愛七點鐘),就知道李宗盛要出現了!他是老朋友,他要我介紹他是年輕小伙子,二十年前的年輕小伙子。」現場一片笑聲。

 

李宗盛擔心會唱不好,因為這首歌合音太多,沒信心,他比較習慣獨唱。不過他允諾若唱錯要罰跳舞,而且是天鵝湖,所以齊豫要觀眾幫忙看著是否唱錯。

 

就在現場的爆笑及掌聲中,「夢田」前奏響起,齊豫唱“齊豫”,李宗盛唱“潘越雲”,才沒幾句李宗盛就忘詞,剩齊豫獨唱……

 

李宗盛只好沿著舞台跳起「天鵝湖」,一隻肥美多汁的老天鵝,弄得齊豫和觀眾都大笑。直到第二段才又過來合唱,一場“笑”果極佳的「夢田」終於在齊豫及“肥天鵝”的努力下完成。

 

李宗盛趕快開口解釋,“忘詞”本來就是他歌唱生涯及演藝生涯的一大阻礙,若能克服的話,他也能在紅館開唱。

齊豫回說:「你又不是周華健(笑聲又起,因為眾所皆知道周華健是忘詞大王),我們倆一起牽手笑他」。於默契極好地手牽手齊聲「哈!哈!哈!」台下也跟著大笑。

李宗盛護送齊豫下去換第三套禮服,然後說:他和華健兩人剛在後台,就在找燙衣板,一般來說主辦單位都會準備啊!兩個人找啊找!找啊找!就是找不著,後來從後台的轉播銀幕上看到齊豫台上的禮服,華健終於說;「不用找了,齊豫的衣服沒有需要燙的!(就一堆一堆披在身上)難怪沒準備燙衣板。」

 

搞笑的自白後,李宗盛便開始自彈自唱「愛的代價」。

 

走吧!走吧! 

讓自已的心找一個家,

也曾傷心流淚,

也曾暗然心碎,

這就是愛的代價……

 

這段愛情單元就在「愛的代價」裡結束。

 

 

 

 

 

 

 

再來是段舞台效果極佳的「影.色.聲.光」單元,有點超現實…有點異象虛幻…時空錯置…物性移換…唯一真實的只剩齊豫的嗓音……唱了三首歌,三首皆旋律性強、歌詞簡單,適合和舞者搭配的歌。

 

船歌」的魔幻前奏被延伸成重點,脫離民歌曲風的局限,化成一首現代舞配樂,舞者穿著古世紀教士的黑色披風,手持木梯,舞出一段聲光效果極佳的「傳歌」。

 

“船”可載人,梯可“傳”人,都是助人之器,在超現實的世界裏凡事皆可幻想,羅大佑的「船歌」?齊豫的「傳歌」?

 

虛虛實實已不重要,我們正觀賞一場創意表演!

 

第二首「All Souls Night」,教士們讓木梯在地板圍成一個“圓”,然後在齊豫異國風味的嗓音裏“群魔亂舞”,舞在燈光明暗裏,舞在嗓音深淺裏,舞在我們瞳孔的滿足裏……舞在“圓”內,舞在“圓”外,好個「All Souls Night」。

 

第三首「Moonlight flower」,舞者退去,絲般的布幕從台面上隨風飄起,五、六隻暗紅花紋的蝴蝶投射在飄動的紫色布幕上,

飄呀飄的蝶影……

飄呀飄的嗓音……

飄呀飄的舞台……

飄呀飄的光影……

 

由三首歌組成的「影.色.聲.光」單元我非喜歡,歌詞在此一點都不重要,剩下音樂及創意,還有你的想像力。

 

接下來是三首「星星.吉他」小品集,不過齊豫得冒著生命危險演唱……

(待續)

 

 

 

 

 

 

 

昨天寫到齊豫“冒著生命危險”升到半空中演唱三首「星星.吉他」的歌,不過沒寫完,讓齊豫在上頭待了一夜,現在剛回到家趕快繼續趕稿,好讓齊豫唱完回地面來。


這三首「星星.吉他」歌分別是「答案」、「Vincent」及「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演唱過程是……齊豫搭上一座裝飾著羽毛的半球型升降器,吊到離地五、六公尺的半空中,在微微的搖曳裏“優雅”獻唱。對此“極富詩意的精心設計”,齊豫稱之為「全場最危險的動作」。


齊豫在演出這幕「危險動作」前,也說了一段“怡言”。(是“怡”人心情之“言”,別誤會!)她說從小見到星星就喜歡許願,那種感覺很浪漫,但此生有兩個願望是從來沒許過,卻成為生命中兩件最重要的事。第一是「成為歌手」,第二就是「生了女兒,當了媽媽」,觀眾回以熱烈掌聲。


兩首“星星”之歌是:
1.答案 :天上的星星為何,像人群一般的擁擠……
2.Vincent:stary stary night……

 

齊豫又提了些當年學吉他的情形,並在吉他伴奏下演唱「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步下她的“星船”後,四面布幕由頂端放下,另一位天使來了。


女兒在預先錄好的VCR裏說:「今天是馬麻的演唱會,我要給她一首祝福的歌」。
鋼琴聲中,童稚的歌聲唱起「春天的故事」。


唱了一段,現場樂隊聲起,齊豫繼續接唱,觀眾跟著節拍鼓掌,現場一片溫馨。唱畢齊豫說:「我女兒明天會來,她一定很後悔,在錄這段的時候,叫她笑,她不笑」,現場則大笑。


齊豫給樂師打個小手勢,「Wind Flower」那段怪異人聲的前奏響起,美麗曲調隨之而來。


哈!哈!心想齊秦要上台合唱了……(難得姐弟合唱)


齊豫的英文口白在旋律裏流動,我沒什麼心情聽,一直朝看著齊秦座位的方向看,等著齊秦起身時的觀眾歡呼。


音樂流動到一個高潮點,齊豫高聲急呼:「歡迎周華健」。


原來上來合唱的是周華健。哇咧!夠勁爆!


吊足了大家的胃口,真是“絕妙”設計,這招叫「聲東擊西」嗎?

 

 

 

 

 

 

周華健一出現觀眾就笑聲不斷,他在十分鐘內製造出來的“笑料”,大概是正常演唱會的全場需求量。先來參考幾段媒體報導:

 

【聯合報】

看台上,揮舞著螢光棒的歌迷寥寥可數,特別來賓周華健糗她:「這是我看過螢光棒最少的一場演唱會,剛在門口碰到賣螢光棒的,我就告訴他們慘啦!」齊豫反將他一軍:「他們都是成熟人,要空出手來為我鼓掌。」才說完,全場歌迷立即報以熱烈掌聲,附和她所說的。

 

【文匯報】

嘉賓周華健出場即大搞氣氛,不惜公開踩齊豫,笑指「這次是我看演唱會以來,最少螢光棒的一次!」齊豫不但沒有動怒,還很大方表示因為歌迷要留番兩隻手拍掌,但華健並不罷休,繼續說:「我見到紅館外面,賣螢光棒的攤檔P晒K!」齊豫不知何謂「PK」,華健就說:「很難解釋,總之不是體育活動,是經濟活動。」跟住華健又叫齊豫做「姑姑」,齊豫也給他搞得混亂,差點忘了和他合唱就落台換衫。

 

【星報】

輪到周華健出場又是另一個「凸槌」,這回換成齊豫搞糊塗了!周華健一上台,兩人先合唱「神話情話」,周華健原本還安排另一曲「你說的對」,但還未演唱,齊豫竟忘神地要把他送出場,「看吧!他一上來我就忘記!」

 

基本上【文匯報】寫的最貼近,不過完整的實況應該這樣:

 

01.齊豫、周華健合唱「Wind Flower」。

 

02.周華健說自己和齊豫的女兒是同輩的。(笑聲)

 

03.周華健糗齊豫:「這次是我看演唱會以來,最少螢光棒的一次!」(笑聲)

 

04.齊豫:「要空出手來為我鼓掌。」(全場歌迷立即報以熱烈掌聲)

 

05.周華健:「其實觀眾都是因為齊豫的歌聲而來的!」(掌聲)

 

06.周華健:「我見到紅館外面,賣螢光棒的攤檔P晒K!」齊豫聽不懂?!

 

07.周華健:「很難解釋,總之不是體育活動,是經濟活動。」(爆笑聲)

 

08.齊豫忘了還要合唱,要走下台去換第四套禮服,被周華健叫回來。(整場演唱會最大的爆笑聲)

 

09.周華健叫齊豫「姑姑」。(因為兩人合唱的「情話神話」是神雕俠侶主題曲,齊豫唱「姑姑」的角色)

 

10.齊豫、周華健合唱「情話神話」。

 

11.齊豫下去換第四套禮服(齊豫邊走邊說,下去一定會被罵!)

 

12.周華健在台上說了很多廣東話,但我都聽不懂……$#%$@&^%……

 

13.周華健忽然發現台下的齊秦,大叫一聲「唉呀!」,觀眾哄堂大笑,但我不知周華健說了些什麼?

 

14.周華健繼續說了很多廣東話,我仍鴨子聽雷中……

 

15.周華健演唱「你說的對」。

 

反正沒有一家報紙寫的完全正確,不是順序反了,就是人物弄錯。

 

哎!媒體就是這樣,寫什麼讀者就看什麼,對錯沒那麼重要!不過我自己好像也在寫“記實”,還是不要隨便批評別人。

 

把主題拉回齊豫和周華健的合唱吧!

 

我覺得他們唱得極好,尤其「情話神話」。在錄音版中齊豫的聲音比較空靈,兩人搭起來有點像天地不密合的感覺。但現場演唱時齊豫的聲音厚度完全展現,拉近和周華健的音質差距,聽起來更對味。(其實齊豫、周華健的「Wind Flower」,也不比齊齊版差)

 

 

 

 

 

 

 

周華健帶來搞笑高潮後,接下來要讓觀眾情緒平息,回到齊豫的歌聲裏。

這段叫做「一個關於永恆的故事」:

飛鳥與魚」的前奏響起,一場天地 四季 畫夜海天一色 地嶽天堂 暮鼓晨鐘的時空開天闢地而來,一個屬於永恆的故事正唱著。

用心聽吧!齊豫飛翔的聲音。
用心想吧!齊豫詩般的歌詞。

相對於錄音版的細膩婉約,現場版的感覺則是遼闊悲壯。


尤其現場合聲讓曲子多了些澎湃情緒,把「飛鳥與魚相戀,不知何處築巢」的悲傷唱出一種理直氣壯的無奈。

 

曲終最後的「飛鳥、飛鳥和魚」,那兩個「飛鳥」的音極高,在錄音室或許可用技術把結果修得纖細。但在現場要唱那麼高的音又要保持音準,一定得用肺活量衝上去,這一衝,聲樂式的嗓音厚度完全出來,聽起來很過癮。


聽覺的激動尚未平靜,C’est La Vie又沉又重的電子合成樂前奏已起,如同褐藍色顏料擴散於墨色的夜涼,齊豫的聲音陣陣渲染開來,一股午夜巴黎的秋鬱氣氛迷漫。


接下來唱了Beyond的「最想念你」,味道有點淡,印象不深刻,聽說第二場這首歌就被刪掉。唱完,齊豫說了些感性的話,感謝此次熱情邀請齊豫赴港演唱的主辦人,還有工作人員。再來就是演唱會最後一首歌……「你是我所有的回憶」。(現場一片驚呼)

上面那段「一個關於永恆的故事」舞台設計如下:

 

唱「飛鳥與魚」時舞台仍出現一棵樹,枝椏掛滿白色絲巾(魚鰭嗎?),行到歌曲間,舞者拉開絲巾,往四周放射狀延伸到舞台邊緣(飛鳥的羽翼嗎?),Dancers意象式地舞著,舞進C’est La Vie的巴黎午夜的秋鬱氣氛裏。


接近尾聲,所有的道具連同那棵樹都隨著舞台沉下,齊豫把舞台上那把水瓶裏的玫瑰也一同拋下。C’est La Vie結束,這就是人生。


唱「最想念你」時,舞台淨空,齊豫步下舞台演唱,並和觀眾握手。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則又回到舞台專注傾唱。

 

 

 

 



 

接下來主辦單位錄下樂手的自我介紹及告白,用VCR播放於四面銀幕上,比較重要的幾段有:

 

◎這些曲目的安排,對我來說是個磨練。(吉他手)

 

◎這場演唱會真是過癮,彈一場可抵別人三、四場。(鋼琴師)

 

◎很多很多鋼琴的部份,彈錯了一點救藥都沒有,所以每天都在禱告,千萬不要彈錯。(鋼琴師)

 

◎這次演唱會特別和一般演唱會不一樣,弦樂特別重要,對我來講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小提琴)

 

◎開始到現在,我都很高興能參加這場演出。雖然很難,要背譜,不止難搞,還要拋頭露面。(現場一片笑聲)

 

◎你看過有人的演唱會鋼琴彈成這樣的嗎?(兩手交叉,做出高難度的鋼琴演奏手勢)

 

◎齊豫的歌不是那麼好做,但都很雋永,大家一直想把它做好,很高興能參與。

 

VCR的畫面裏,也有齊豫和樂手們排練的畫面,大家花很多心血排練,才能呈現這樣一場完美演唱會。

 

 

然後全場開始安可…安可…安可…安可…安可…安可…安可…安可…

 

舞台再度升起,演唱兩首雋永名曲:「歡顏」及「Memory」。

 

兩首歌都很美,都很難唱,都具情緒渲染性,除了「Memory」開始的一段小NG外,一切美好。

 

齊豫:「這首Memory唱完,我覺得是今晚很美好的句點,因為不論你們怎麼想,對我來說…今天在我生命裏面是很重要的一天,永遠也不會忘。」(掌聲熱烈響起)接著就是一段曠世天籟 - - 清唱的「橄欖樹」。正如齊豫之前所說的要讓我們的聽覺及她的聲音留下今晚最後的記憶,沒錯,這種無法言諭的感動,至今仍存留於心。

 

「橄欖樹」的最後一句是全場大合唱。

 

演唱會在「C’est La Vie」 + 「Always together forever apart」的反覆合音聲中……結束。燈光暗了,人潮離去,感動卻永留。

 

 

隨手寫下這些實記,留給日後的自己 - - Shin 2002.9.26

 

 

 

 

 

 

 

006

 

 

 

 

 

 

 

 

 

 

 

 

 

 

2015年1月1日補記:

 

當時(2002年)齊豫的香港個演共有兩場,我和幾位北京、上海及台灣的朋友齊聚香港,每個都要連看兩天的場次,唯有我9月20日結束就先回高雄。因為隔天(21日)剛好是中秋節,要趕回家陪老爸過節,自從他得癌症後就特別珍惜節日的團圓。每年中秋都當成最後一個中秋來過,所以雖然友人皆勸我留下,還是決定先回來。

 

匆匆十二年已過,今天凌晨 03:50 我還載老爸去七股釣魚,真是感謝老天!

 

老爸划著船在海上垂釣時,我就在岸邊守候,或窩在車內裹著棉被補眠,或坐在碼頭臨風閱讀,有時會溜去沙灘上唱歌今天陽光極美,心血來潮拿著手機到處拍攝石頭。這些就是今天隨手亂拍的「永恆の石」,祝各位 新年快樂

 

 

011

012

013

014

我的鞋及我閱讀的書

015

016

017

018

019

鑲在石頭裡的貝類生物的殼

020

021

022

023

 

 

 

 

 

 

 

 

 

延伸閱讀齊豫演唱會系列文章表列 (請點選閱讀 ):

 

橄欖樹      2014 齊豫台北演唱會

橄欖樹      2014 齊豫新加坡演唱會

The voice.無界   2009 齊豫北京演唱會

音樂難得有奇遇  2002 齊豫香港演唱會

「天使與狼」演唱會

 2018 三毛‧齊豫‧潘越雲《》演唱會(台北小巨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