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004

008(590版本)

 攝影自由行。吳哥窟篇

 

 

 

 

 

Dear Nancy

 

「吳哥窟的廊不只是為了通過,而似乎更是邀請我們停留。」蔣勳這樣說

讀到這句,忽覺得有點悲傷,關於生命,我們總是不停的「通過」,從沒仔細「停留」品味。於是我想起一首「人生火車」的台語歌,詞裏這樣寫著:「人生好像坐火車,美麗風景流過車窗外,少年人啊都愛玩,卻從未仔細看。」

行前整理資料時,一直提醒自己吳哥窟(小吳哥)這四面浮雕長廊絕不能只是「通過」,一定得安排半天「停留」慢慢欣賞。來吳哥已第三天,小吳哥已先後造訪三次,都是趁著日出、日落粗略巡視這神廟的輪廓,今天下午才真正要花時間探索吳哥窟的藝術成就。

不過,Nancy,在向妳述說行程之前,想先把「人生火車」那段最觸動心弦的歌詞寫給妳:

火車鏗鏘鏗鏘行

到老才知道眾人都得下車

做人別計較 講話不要大聲

有位讓人坐 自己也快活

有人讓位給我們 得感謝

我想說的是「感謝」這兩個字,面對這種偉大的古蹟,唯有謙卑、感謝、放下身段才有辦法走進歷史,體會那種天地、時間、信仰的永恆力量。人生好像坐火車,不管是誰,老了總得下車,不是嗎?放下身段,放慢腳步,才能體會人生的美,才能領悟歷史的美。

 

好吧!因為「感謝」,所以放下身段、放慢腳步回旅店吃了一份很簡單的早餐。吃完,時間九點多,悠哉地回房休息,接下來到午餐前,都不安排活動,就做自己想做的事,通常是沖個澡,整理相機,翻幾頁書,然後安然入睡。我很喜歡這家玫瑰旅店的原因之一就是房間散佈在水池和花園間,不管何時何刻玻璃窗外總有枝葉搖曳的光線和綠意,像生活在樂園裏。剛吃早餐時,意外發現昨天中午在北京餃子館遇到的那位德國佬也住在這裏,兩年來就把這裏當成“家”來住,可見他也喜歡這座樂園似的旅店。

中午排定的餐廳是網路上推薦的TAKEO民宿的日本料理,但我和Jimmy查遍手上的吳哥地圖就是找不著這家店,於是決定換成昨天那位德國佬推薦的「TELL」德國餐廳。

我們每天更換不同的餐廳,都是網路上收集來的人氣餐廳,三天下來卻意外發現我和Jimmy是完全相反的人,不管哪家餐廳(法式、義式或德式)我一定點那種餐廳擅長的菜,所以已吃過法國菜、義大利菜及德國菜。但Jimmy不管在哪種餐廳,都堅持要吃當地的食物,所以都點柬埔寨的Amok(由椰汁烹調的柬式料理),所以吃過法式Amok、義式Amok及德式Amok

我說:「Amok只要吃一次就夠,而且要在柬埔寨餐廳!」

Jimmy說:「沒人專來柬埔寨吃法國菜、義大利菜及德國菜的,應該去法國、義大利及德國吃!」

人,一旦懂得享受,就學會不滿足。

回想以前和Larry去冰島,每天午餐都是土司配果汁,就都很認命,沒人有任何意見。

中午我點的是德式香腸,不怎麼好吃,基本上,那只是兩大根很鹹的熱狗。不過,糟糕的是那份生菜沙拉,洋葱份量過多,吃得我有點反胃,而且整個下午都“口氣芬芳”。

 

午睡,仍是在窗外枝葉搖曳的光線和綠意裏進行,如同上帝創造人類時,亞當的第一場午睡似的,神秘、未知卻酣甜。醒來都習慣先朝窗外搖曳的綠影發呆一陣子,才肯讓知覺恢復。我喜歡這樣「情境如夢」的入睡和甦醒,「夢」在睡前也在醒後存在。

 

午後三點出發去吳哥窟(小吳哥),預計在那裏停留到天黑才回來。

 

這次去吳哥窟,真的是去朝聖。

人潮裏,我安靜著一顆虔誠的心,對一切的存在都感謝,於是自己渺小得近乎可以飄浮……

從正門飄移過吳哥窟的外牆往內牆的四面迴廊漸近,擁塞的人流像是慢動作的模糊畫面,遊客的吵雜及嘻笑都被消音成無聲電影,流著流著成了過眼幻影,我正搭在火車上(也許是人生火車),全神凝注著窗外的風景,於是風景成了定格的底片,而車上的乘客卻快速移動,然後消失無蹤。

心定時,動即是靜;心浮時,靜亦是動。

當遊客如水流,陣陣「通過」時,我已收到迴廊的邀請「停留」於此。

我終於懂了,為何蔣勳會說:「吳哥窟的廊不只是為了通過,而似乎更是邀請我們停留。」

那天下午,我花了將近兩小時,很慢,很慢地繞完吳哥窟的四面迴廊。

手裏的資料很詳盡,每面長達100公尺的浮雕裏,又各有左右兩側而成了八則龐大的故事,而我,連故事也抛棄,只仔細地看著那些線條、表情及雕工等細節。

沒錯,每面長長的浮雕都承載著一個龐大的史詩情節,但把視野縮小到裏頭的一片葉、一只鱗、一把弓的時候,它們都只是岩石上的紋路罷了,或者只是石匠手中鑿刀的刻痕?只是施工將近百年,多少石匠的刀工才造就這樣龐大的浮雕故事,如此龐大的歷史、宗教、神話讓人喘不過氣,於是,我躲進每個細節去,在那裏架構消失,迴廊消失,遊客消失,時間消失,連我也消失了,原來「佛就是空(Sunyata)」的道理古代吳哥人早已懂。

 

 

 

004

005

 

 

 

逛完迴廊的浮雕,我們要登上吳哥窟的頂塔,在那裏等待落日。

「沒有攀爬過吳哥窟的高梯,不會領悟吳哥建築裏裡信仰的力量。

許多人不解:這樣陡直的高梯不是很危險嗎?

 但是,從沒有虔誠的信徒會從梯上墜落,墜落的只是來此玩耍嬉戲的遊客。」

我喜歡蔣勳寫的這段,馬雅人的金字塔神廟甚至比吳哥的階梯還陡的,而歐洲的修道院及中國的古廟懸在山頂崖邊的比比皆是,對信徒來說,那些險阻都不是問題,問題只在你夠不夠虔誠。

終於爬上了塔頂,發現上頭遊客如織,若要給個形容畫面,或許像花果山水濂洞裏那些猴子猴孫們吧,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四處耍戲著。拍了幾張相片後,我到了北面的廊台上休息,這裏視野好,一望無際的叢林盡收眼底,依著石柱而坐,微風輕送,煩憂盡消,舒服極了。

 

 

009

吳哥窟主塔的浮雕,當夕陽光線最美時整個色調就是這樣的金色光澤,而當落暮已盡神廟就冷成一座岩石。

003

我不知道別人怎樣拍攝吳哥窟的夕陽,這是我拍攝的。

008(590版本)

 吳哥窟主塔的倒影

 

 

窄窄的廊台間,對面坐著兩位當地年輕人,我們都沉默不語,各自望著各自的風景,而遊客過來也只是看幾眼即離去,從頭到尾就我們三位坐著。後來一位日本人過來拍照,我移動位置以免影響他的取景,於是靠到對面去,漸漸和兩位年輕人聊開來了。原來都是當地南東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ast Asia)的學生,利用假日到吳哥景點區來和觀光客聊天磨練英文,去過許多國家自助旅遊的我還是有基本的警覺性,不會隨便相信對方說的話,尤其是在觀光景點裏。雖然防人之心不可無,但也不會因此不和他們交談,在「找人說話練英文」的爛理由裏,我還是和他們聊很多。其中一位讀資訊系,特別問他一些電腦問題,沒想到觀念差到難以想像,很懷疑他不是資訊科班學生。另一位更詭異了,說是讀觀光系,但英文幾乎說不上幾句,根本是瞎扯。我們從滑鼠談到USB,再到電腦記憶體、CPU,那位大學生抽出背包裡的筆記簿出來核對(那冊子像是我們國小的作業簿),上頭印著University of South-East Asia,裏頭是用鉛筆一頁頁抄下來的上課筆記,看得出來經常閱讀,滿是各種深淺的注跡及折痕。我才開始相信,他們真的是大學生,只是程度猶如台灣的高中生,這樣的教育,還要多少年才能讓這個國家具備競爭力,才能脫離貧窮呢?

太陽已西下,管理人員開始請遊客離去,神廟要關閉了。

因為對兩位大學生太好奇,很想去他們學校參觀,所以請他們等一下到吳哥窟西面大門出口處等我,而我得先去找Jimmy,然後跟著觀光客們排隊沿著手扶欄杆下去(吳哥窟十二道通往頂層的陡陗石階中,僅正南處安裝扶手)。那兩位大學生根本不需要欄杆,輕易地徒手從西側石階爬下去了,結果我們排隊多等了二十分鐘才下去。

 

 

006

和我坐在吳哥窟塔頂聊天的大學生,這是其中一位,他的英文很好,全程幾乎都是他和我對話,他主修資訊,不過說畢業後希望到旅行社工作,這樣可以賺比較多錢,所以很努力學英文。本身極具親和力,且善於與人交談,我倒好看好他的未來呢。

007

這是另一位大學生,讀觀光系但英文並不流利,又少和別人聊天,總是乖乖地坐在旁邊聽我和另一位聊天。

 

 

 

此時,天色已暗,石砌的神廟開始變得陰冷。於是,我想起一段文字……

「你把額角貼在織金的花綉上。

 太陽在這邊的時候,

 將金線曬得滾燙,然而現在已經冷了。」 - - 張愛玲

不管多美麗的織金花綉,沒了光線時就失去色澤,精雕細琢的神廟也一樣,太陽消逝後,就恢復成一座冰冷的岩石。幸好,柬埔寨政府沒幫它安裝閃爍霓虹,入夜讓一批批遊客進來煩擾神廟的休憩。燈光,有時是一種污染,還好當地官員們懂這道理。夜裏就讓神廟休息吧,明朝日出後又將是屹立數百年的雄偉莊嚴。

巡邏人員已逐一請遊客離去,我和Jimmy在昏暗的光線裏沿著石階往外移動,到了外牆大門,兩位大學生已等在那裏。四個人一起走在寬9.5公尺,長475公尺的石板大道上,緩步離開漸漸被吞噬在黑暗裏的石砌神廟。

沿途則討論著如何再碰面,如果沒能去他們學校看看,至少也找個時間聊聊,想瞭解一下當地人的生活及就學環境。結果,今晚我和Jimmy已買好票要去看柬埔寨傳統舞蹈表演,沒空請他們吃頓飯。而明天一早他們七點45分就有課,令人意外的是居然滿堂,台灣的大學從不會把課排到滿堂吧!想去學校找他們,時間又搭不上,大清早還是要去看日出,下午要到很遠到女皇宮(25公里),無法專程跑一趟大學。討論半天,四個人已走到停車場,落暮已盡,一片漆黑,最後,匆匆決定明晚八點就在我們旅店外頭先碰面再說。

本已互道再見,即將離去,Jimmy提醒我:「不是要買法國麵包嗎?」

對哦!剛和Jimmy排隊等著要下吳哥窟高塔時,兩人就討論好的,此地的法國麵包(類似潛艇堡)網友們都強力推薦,但我們一直不知那攤才好吃,於是想趁機請大學生帶我們去買,就買五個,連司機Chum剛好一人一個,這個完美計劃,差點就被我忘掉。

趕快問兩位大學生,哪攤法國麵包好吃?他們一臉疑惑,每次都只隨便帶個乾糧就來這裏待一整天,從沒向小販買過東西,怎會知道那家好吃。聽了這樣的回答,幾分辛酸也更覺自己的白癡。於是叫他們和Jimmy原地等一下,我去買五個回來,慌亂地朝停車場後面的攤位區跑去。晚上的吳哥風景區是沒有路燈的,暗無天日的空間裏,就靠著欲離去的嘟嘟車及遊覽車偶爾投射過來的車燈光線前進,走到接近攤販區時,才發現根本沒人,都走光了。怎麼辦,買不到法國麵包,我抬頭望著被月光照得微微發亮的樹梢,想到發現吳哥窟那位法國探險家亨利.穆奧在1858122初到吳哥村時的情形(隔天他便發現這座掩埋叢林裏數百年的吳哥窟):「這個小村莊在暹粒境內,當地統治者對這個陌生的探險家非常友好,尤其對這個法國人的麵包產生興趣,打著手勢,指著周圍種類繁多的植物詢問他,如何能種植這種會長麵包的樹?」

不知月光下的樹梢是否長著「法國麵包」,我只是忽然有這個想法……

又摸黑回來,滿臉抱歉地向等在原地的三位說明後又各送兩位大學生一人一盒彩色鉛筆,才相互道別離去。

他們各騎一輛腳踏車,要在沒有路燈的道路上騎30分鐘才能到家,我喃喃說著有點替他們擔心,Jimmy立刻接腔了,先擔心我們自己吧,現在,伸手不見五指,怎麼去找我們的嘟嘟車?

哈,哈,哈,故意大笑三聲,要Jimmy不用擔心,只要站在原地,我們的司機Chum一定有辦法找到我們,這是他最驚人的專長,你忘了嗎?

於是我們倆就靜靜在原地等待,我開始抬頭望著樹梢,想像法國麵包如何懸在高高的樹上,麵包熟了,如何去摘下來……然後,放聲唱著:

高高的樹上結檳榔,誰先爬上誰先嘗,

誰先爬上我替誰先裝,

少年郎呀,採檳榔,

小妹妹提籃抬頭望,

低頭想又想:

他又美,他又壯,

誰能比他強,趕忙來叫聲我的郎呀,

青山好呀,流水長,

那太陽已殘,那歸鳥兒在唱,

叫我倆趕快回家鄉。

「你瘋了啊!採檳榔,還採榴槤咧,現在什麼狀況,還有閒情唱歌?」Jimmy試著阻止我在停車場的這段“公開演出”。

沒過幾秒,Chum已和他的嘟嘟車像神燈裏的巨人般瞬間出現,看得Jimmy目瞪口呆。上車後,也懶得理Jimmy了。真是的,一定是當兵沒被操過,才這麼“呆”!當兵時,全副武裝被帶到野外去操練時,基本上只有傻兵才在隨身鋁壺裏裝上水,多那些重量在山野裏衝撞奔跑會累死人的。通常操個一小時,排長就會把阿兵們集合休息,“立刻”會有掛滿各種飲料食物的機車小販出現,大家就圍過去搶購那些外表一模一樣但永遠差一個字的仿冒飲料,例如「嘿松沙士」、「白事可樂」、「抒跑」等,當然排長的消費就完全由小販自行吸收。有時小販太早出現,排長不好意思讓人久等,會立刻下令休息,那時,真是天大的恩寵!但有時小販始終沒出現,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渴死!老練的排長通常就會么喝人員集合,高唱軍歌,越大聲越好,一般來說三分鐘之內,小販會立刻趕到。我想Jimmy可能缺乏這些軍中歷練,所以難以體會我在停車場高聲大唱「採檳榔」的用心良苦,你看,Chum不是立刻找到我們了嗎?

 

回程路上有件事我們必需立即決定 - - 明天是否要再雇用Chum的嘟嘟車。

因為明天要去女皇宮,來回五十公里而且路況不好,許多網友都建議包計程車去比較舒服。計程車來回四十美金,不用擔心沿途的塵埃飛揚又有空調,嘟嘟車來回二十美金,得在沙石路上慢慢前行,忍受長達25公里的顛簸路程,想起來都覺得是種折磨。正常人都會多花些錢搭計程車去,偏偏我們兩個實在不正常,都覺得Chum人很不錯,寧願把錢讓他賺。至於沿路的“顛簸”,一生也只顛簸這次,忍耐一下就過了。討論結果,明天繼續雇用Chum的嘟嘟車遠征女皇宮。

625分回來,把今天的包車費用12美元給Chum,並再約他明天同樣五點鐘去看日出,就讓他回去休息了。

 

晚上要去仙女劇院(Apsara Theatre)觀賞柬埔寨傳統舞蹈表演,但8點鐘才開始,所以我們有一個多鐘頭的時間可在旅社好好休息。每次從吳哥古蹟區回來,都彷彿經歷一趟耗盡心神的歷史之旅,能好好沖個澡,躺在軟綿綿的床上睡一下,是最快樂的事,而這也是我們每次回來所做的事。

不過,Nancy,有件事我很好奇,我的Lonely Planet旅遊書上寫著仙女劇院的票是22美金(含晚餐),但我去玫瑰旅店的櫃台詢問時,他們說那是散客的價格,由旅社幫忙訂票只要18美金,所以我們中午就付36美金預先買好票。只是仍覺怪怪的,真有那麼大的價差嗎?若旅社代訂都可省18%的話,那請旅行社代訂一定更便宜了,網路上倒沒聽人討論過,不知妳聽過這些事沒?

 

750分出門,仙女劇院就在我們旅店附近,步行過去幾分鐘就到了。才出門,轉角處聚著等客人的嘟嘟車司機們立刻對我們叫喊了,他們都是Chum的朋友,也都知道我和JimmyChum的顧客。我們被取個綽號叫「日出先生(Mr. Sunrise)」,因為每天都凌晨五點就去看日出,而Chum也被戲稱為「午睡司機」,因為每天上午八點半回來,我們就放他回去休息,直到下午三點才會再出門,這讓其他也是被包一整天但跑了一整天的司機們羨慕死了。而且每天我們都自己走路去吃飯,所以只要出門被那些Chum的朋友看到,他們就會整群起哄,說要去叫Chum來載我們,我們付了錢,怎麼老是自己走路出去。我和Jimmy都知道是在開玩笑,不過被他們這樣揶揄也實在不知要怎麼回答,真是一群八卦司機。

走了十幾分鐘才到仙女劇院,因為Lonely Planet旅遊書的地圖畫錯,所以我帶錯路,因此Jimmy小小不悅,兩人有了數十秒的冷戰。但一看到仙女劇院立刻驚呼起來,真是棒透了的表演場地,不管怎麼看都氣派非凡而且古意盎然,難怪Lonely Planet會說這是吳哥最佳表演場地。

我們很快被分配到尊貴的座位上,像是日本的矮式木桌椅,但腳可下伸,坐起來很舒服。早來的觀眾已在用餐,那份餐點精緻又美麗,是包括一整株蓮花的一份傳統柬埔寨菜餚。不過太傳統的當地食物,往往不是遊客所能接受的,當我看到旁邊兩位加州來男士正互相把自己的鮮蝦沙拉讓給對方時,就覺大事不妙,這食物肯定非常“道地”。我猜得沒錯,除了春捲外,其他如木瓜明蝦沙拉()、鳳梨魚湯(怪異)、酸甜燉雞(不對味)都因“太道地”而不合我的口味,不過這卻是我們行程中吃過最豪華的一餐。

表演的節目很精彩,十人編制的樂團,有兩架竹琴,兩套銅鈸組及鼓、胡琴、嗩吶等。兩架竹琴有主奏和伴奏之分,可見吳哥古曲早有合聲概念。因為以打擊樂為主,所以節奏分外明顯,果然是用來跳舞的音樂。這種傳統舞蹈深受印度文化影響,表現的內容也多與神話故事相關,舞者往往用手腳配合眼神來表達舞蹈內容,身上的造型優雅、舒展、大方,充滿藝術張力。吳哥的雄偉建築和精美的浮雕向世人展示著他們靜態方面的藝術天份,而節慶裏的歡愉舞蹈和隆重儀式,則讓世人知道他們生活裏也充滿火熱的動態藝術。在周達觀的「真臘風土記」裏也提到,主人宴賓時,為了助興,會由家裏蓄養的撞奴(古代吳哥人對奴隸的稱呼)表演舞蹈讓客人欣賞。善舞,是高棉人的特性。如果你細心的話,會發現那些舞者的舞姿幾乎是吳哥文明的美學來源,今天下午觀賞的吳哥窟四面浮雕長廊,每一個戰士的打鬥姿勢都是「舞姿」,他們喜歡用「舞姿」來美化所有藝術的呈現,所以來吳哥觀光,一定要安排時間欣賞他們的傳統舞蹈表演,體會一下這種「舞姿」曼妙之處。

結束後,我和Jimmy一路散步回去,對這場表演都覺滿意,嗯,應該是超級滿意。

 

 

001

 仙女劇院(Apsara Theatre)

002

 仙女劇院提供的食物非常“道地”,除了春捲外,其他如木瓜明蝦沙拉()、鳳梨魚湯(怪異)、酸甜燉雞(不對味)都因“太道地”而不合我的口味,不過這卻是我們行程中吃過最豪華的一餐。

010

 

 

 

 

 

回到旅社十點鐘,各自沖澡後,還不想睡,於是兩人聊了一下。

我告訴Jimmy,下午遇到的大學生說,他一個月的生活費約美金十塊,有時常常不夠用,所以會去田野溪邊捉些魚蝦或摘些野菜來煮食。這樣算算,一塊錢美金可養活一個人三天,難怪早上我不向那位不男不女的孩子買手環,她()會哭成那樣。難怪昨晚我們要Chum多去接我們一趟,多給他一美元,他會一副感激萬分的表情。我們住在玫瑰旅店一天的費用(五十美金),可讓一位窮大學生過活五個月……

Jimmy一直很沉默,最後回應我,真的要學習感謝,要知福惜福。

於是我想到「人生火車」的中段歌詞:

人生好像坐火車

有人一路坐有人一路站

有人真幸福有人真歹命

只有一句話 看破 看破啦

唯有「看破」人生本是空,瞭解無論貧富貴賤,老了每個人都得下車,才會真心去感謝,去知福惜福。

 

以前,我就常說「旅行讓我學會感謝」,Nancy,今夜就把這句話和妳分享了。

 

 

 

晚 安  Nancy

 

Shin 2006.10.22 於「人生火車」的一處有著石砌神廟的停靠站

 

 

 

 

 

 

 

 

 

 

 

 

延伸閱讀「吳哥信箋」系列文章表列 (請點選閱讀 ):

吳哥信箋01   玫瑰旅店

吳哥信箋02   天堂與地獄

吳哥信箋03   躡窺吳哥日出

吳哥信箋04   微笑的石頭

吳哥信箋05   在塔普倫寺迷失的靈魂

吳哥信箋06   鬥象台

吳哥信箋07   吳哥窟

吳哥信箋08   殘.破.聖劍廟

吳哥信箋09   女皇宮

吳哥信箋10   東南亞大學

 

 

 

 

 

 

 

 

 

 

 

 

 

 

 

 

 

附錄一:「人生火車」 詞:王明輝 曲:陳小霞 演唱:葉樹茵

 

【台語原版】

人生親像坐火車

有時有位坐有時著用站

美麗風景流過車窗外

少年呀真愛奅 攏無斟酌看

 

人生親像坐火車

有人一路坐有人一路站

有人真幸福有人真歹命

只有一句話 看破 看破啦

 

火車鏗鏘鏗鏘行

呷老則知影眾人著下車

做人免計較 講話勿大聲

有位讓人坐 家己嘛快活

有人讓咱坐著感謝

 

 

【國語翻譯】

人生好像坐火車

有時有位坐有時要用站

美麗風景流過車窗外

少年啊真愛玩 都沒有仔細看

 

人生好像坐火車

有人一路坐有人一路站

有人真幸福有人真歹命

只有一句話 看破 看破啦

 

火車鏗鏘鏗鏘行

到老才知道眾人都得下車

做人別計較 講話不要大聲

有位讓人坐 自己也快活

有人讓位給我們 得感謝

 

 

附錄二:關於柬埔寨的「法國麵包」在網路上的討論節錄:

1.《法國麵包夾肉和一堆料》..很好吃..1000R 不過我覺得每間味道差很多..我比較喜歡吃鹹一點的只有遇過那個攤販一次..其他幾次我都覺得甜了點總之多試幾間..一定有你喜歡的口味。潛艇堡的料大概有三種: 1.豬肉火腿(灰色的) 2.煙薰豬耳朵 3.罐頭的蕃茄鯖魚1.2.可以混合,另外可以加點cheese我買的那攤的價格是: 小的潛艇堡1000 Riel, 大的2500 Riel,在景點那邊的賣的比較貴,而且也比較少人在賣,我知道百茵廟那邊有,如果想吃的可以問司機,請他載去。

2.路邊隨便都可看到法國麵包小販,一定要吃哦!-- 那個東西柬語叫做「‧ㄌㄨㄥ邦」,務必找乾淨一點的,否則吃之前要敲一敲(因為會有沙子),法國麵包夾肉片、肉燥、黃瓜,附上一些青木瓜絲,一份2000riel

3.《法國麵包夾肉和一堆料》..很好吃..1000R 不過我覺得每間味道差很多..我比較喜歡吃鹹一點的只有遇過那個攤販一次..其他幾次我都覺得甜了點總之多試幾間..一定有你喜歡的口味

 

附錄三:Amok

Amok算是柬埔寨的經典菜色,是用很多東南亞的香料去煮。包括花生椰漿九層塔檸檬葉等等一大堆香料,可以選魚肉或雞肉,因為柬埔寨這裡的魚很嫩。

 

附錄四:仙女劇院(Apsara Theatre)

The Apsara Theatre 這是一個專門為傳統舞蹈所設計的建築。位於Angkor Village的正對面,是同屬一個管理者。仿古式的傳統木式建築,在黃昏中相當令人印象深刻。餐廳在晚上7:00開始用餐,而表演目則8:00開始。因為通常會客滿,所以一定要事先預約。聯絡方式--Tel: 063 963561/562/563. E-mail: angkor.village@bigpond.com.kh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