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013

014

攝影自由行。吳哥窟篇

 

 

 

 

 

 

Dear Nancy

 

「林間有兩條路,

一條人多 一條人少

而我

我選擇了人少的路

一切從此不同……

 

這是和我去冰島的Larry寫的文章裏所節錄出來的一段,至今都還影響著我。每當有什麼抉擇時,我總是會想到「林間有兩條路」這幾個字,走一條不熱門、不熟悉、人少、沒把握的路,有時生命會從此不同。

特別提這段文字,是因為昨晚和Jimmy討論今天要去哪裏看日出時,我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小吳哥」,另一個是「皇家浴池 ( Srah Srang )」。但我想到「林間有兩條路」,所以決定去冷僻的皇家浴池看看,也許一切從此不同……

 

仍是凌晨四點半就起床,五點鐘摸黑出發,才踏出玫瑰旅店大門,司機Chum已等在那裏,他永遠不遲到。上車後,Chum立即提醒「吳哥旅遊護照」有沒有帶,否則進不去再回來拿就錯過日出時刻了,他總是細心又盡責。

出發了,仍是沿暹粒河往北走,暗墨的黎明裏空氣飽含著濕度,感覺像是深秋雨歇的夜晚。車過暹粒公園,只見兩三只黑影在裏頭運動,對柬埔寨居民而言晨起運動是種奢侈,沒多少人能如此悠閒地養生呢。倒是往北朝吳哥古蹟區前進的路旁,不時會看到全家大小一起步行的景象,他們絕對不是在“運動”,是要趕著進景點區去討生活的小販,連交通工具都沒有,只好走路。大人們這樣趕路就算了,為了生計總要認命,但看到小孩也這樣跟著,難免有些心酸。

約二十分鐘就到達皇家浴池(Srah Srang),這是12世紀後期吳哥國王闍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Ⅶ)所建,長800公尺、寬400公尺,是皇室洗浴典禮的場地所在,有座精心設計的觀禮台可進行儀式,平日就當作皇室成員的游泳池。

Nancy,當妳聽到「吳哥皇室游泳池」這幾個字時,是否和我一樣頗覺訝異,怎麼吳哥人在十二世紀就懂得蓋游泳池了?

這得先從吳哥王朝的民族性說起,古代吳哥人對「山」的崇拜是有名的,因為當時信仰的印度教諸神所在處就是須彌山(Meru),所以城廟的建築都以「山」的形象來架構,連建城都擇「山」而居,當初遷都到吳哥來的第一個落腳點不也就在巴肯山。除了「山」,吳哥王朝也和其他原始農業社會一樣,讓「水」決定著人們的命運和國家興衰,所以對「水」也有種無法割捨的情結,於是把吳哥城建築成一個「水」城市,唯有與水相依才能帶來足以供養眾多人口的農漁產量,吳哥帝國的繁盛也這般因「水」而起。

穿行在吳哥城,隨處可見大小不一的水池星羅棋布著,每當月夜,那些光亮的池子猶如鑲在大地的明珠,點綴滿城的晶瑩輝煌。再仔細觀察,那些水池的設計真的讓人嘆為觀止,小的長寬僅數公尺,大的則上百公尺,家家戶戶相連,連寺廟也不例外。別以為這只是死水,池與池間皆有管道連接,再與護城河相通而成循環系統,所以永遠生生不息。根據後來的挖掘顯示,吳哥王朝極盛時城內的水池超過千個,真是名符其實的「水」城市。既然如此,國王為皇室成員蓋座「游泳池」就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了,這只不過是吳哥城內千分之一的水池罷了。

 

 

006

皇家浴池(Srah Srang)日出前的天色,長800公尺、寬400公尺的池子拍攝起來像是一面海洋呢。

005

今天皇家浴池(Srah Srang)的日出萬分亮麗,遍灑大地一片金泊,浴池裏也蕩滿波動的金光。

 

 

我們到達時才五點多,天色還沒亮盡,蟹殼青般的冷色調籠罩著,讓人身覺幾分寒意。寧靜的清晨,我和Jimmy的闖入立刻引起駐紮在廣場附近的小販們一片騷動。雖聽不懂那些低低迴盪的語調,但知道是相互通知著,有遊客來了趕快去做生意!不到數分鐘,十來位還睡眼惺忪的孩童已把我和Jimmy團團圍住,各持不同的商品叫賣,有手工藝品、旅遊書、明信片,最特殊的是叫賣熱咖啡,一杯一美元。後面又兩、三位哭喪著臉的小孩跚跚而來,臉上還有新鮮的淚珠殘著,是被打醒的,別人的小孩都搶著作生意了去,你還貪睡,竹棍拿來就抽打,趕快出門去好夕賺些錢。

一開始,我和Jimmy各分配到七、八個小孩,圍成兩糰人球各自滾動著,直到有幾位德國人來,才分散這種令人難以招架的攻勢。反正日出還早,Jimmy被強迫買了一杯熱咖啡,我是從不喝咖啡的,任誰推銷都沒用。倒是我帶的兩盒彩色筆都發光了,每位小朋友給兩枝,並附帶一句:「我已經給你鉛筆了,你還要跟著我也可以,但我不會向你買東西哦!」大部份都善解人意,知難而退,唯有一位始終硬纒著我。那小孩約國小三、四年級,看不出是男是女,連聲音也聽不出來。她(他)的英文程度至少可考過台灣全民英檢的中級測驗,守在我旁邊和我哈拉了將近半小時,全程用英文對答,不管我怎麼回,她(他)總有辦法找到理由要我買紀念品,實在厲害。長期這樣訓練下去,日後絕對比台灣那些法律系高材生還善辯(極適合到台灣來從政)。偏偏我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不買就是不買,最後她(他)賴著說:「You make me cry」,還真的哭了。邊哭邊說不要我的彩色鉛筆,只要我向她(他)買東西。我一邊調著鏡頭,拍攝日出,一邊回答她(他):「你有兩個選擇(仿「林間有條路」的用法),一個是你的鉛筆不用還我,而我也不用向你買東西。第二個是你的鉛筆還我,但我還是不向你買東西。」

我才講完,她(他)就哭成“火山爆發”了。

若她(他)早點放棄,像其他小孩一樣去找別的遊客兜售,可能都成交好幾筆了,怎硬要纒著我呢,真是堅如石頭的「執著一族」,看來還是不適合到台灣從政。

這是我的遭遇,而現場的實況是……

除了我和Jimmy外,另有幾位德國遊客和一群台灣來的攝影團。德國人也被小孩子們圍著鼓吹商品,但他們都會和那些小生意人對話,一攻一守,聽著都覺有趣。但那些帶著三角架及配上超大遮光罩的台灣攝影高手們都不說話,一副冷漠的專業表情,理都不理人,因此得以“免疫”,沒小孩子敢去煩他們。現場呈現一種“親切”德國人及“嚴肅”台灣人的怪異現象,害我只好假裝是日本人!(一個能把當地小孩弄哭的日本人)

今天的日出萬分亮麗,遍灑大地一片金泊,浴池裏也蕩滿波動的金光,那種暖色調讓人覺得飽足而舒坦,彷彿置身天堂。

喜好攝影的台灣同胞們對欣賞天堂沒什麼興趣,像是機動部隊似的,等太陽浮上雲端,就迅速徹離,效率之高,讓德國人都自嘆不如。人忽然少了大半,我趕緊找個德國女孩聊天,看能不能擺脫那位死守著我的小孩或避免其他小孩過來把我圍成人球(我的彩色筆都送光,已無脫身工具)。

和我失去連絡一陣子的Jimmy終於又出現,原來剛剛被小孩子簇擁到攤位上去看紀念品了,聽說又多買了一件T恤。開口喚著我該往對面的班蒂喀黛寺(Banteay Kdei)去了,才走幾步,那位小跟班立刻尾隨過來,看我要離去,開始放聲大哭,嗚咽中清晰可聽見:「You make me cry」。

Jimmy驚訝地問著我:「你把他怎樣了」,然後再看一眼,又補上「他是男生還是女生?」

趕快把Jimmy拉走,「林間有兩條路」另一條是用來逃命的,快走人啦!

 

 

004

就是這位小孩,看不出是男是女,連聲音也聽不出來,全程纒著我不放。你看,右手拿著我給她()的兩枝彩色鉛筆,左手拿著一串編織的小手環要我買。我不買,她()就一臉哭喪的臉,硬更著我不走。

 

 

 

 

才數分鐘就走到對面的班蒂喀黛寺(Banteay Kdei),據說這裏是皇室成員們戲水後休息之處。相對於其他吳哥古蹟,這裏是殘破了些,但裏頭一尊佛卻被隆重地供著,插滿各色幡旗,宗教氣味頗濃。

 

003-1

班蒂喀黛寺(Banteay Kdei)裏一尊被隆重地供奉的佛

 

 

 

現在還沒任何遊客,我和Jimmy各自在裏頭參觀,最後,我停在一堵浮雕前凝視,久久無法自己。那是一面被人破壞的佛像,這種浮雕除非整面牆搬走,否則無法拿去賣,而眼前這種破壞方式也不是想盜賣,只是要毁壞整座佛身而已。那一坑坑鑿過的痕跡都在,是怎樣的仇怨讓此人耗費力氣地把這面佛雕打掉,這已不是意氣用事,是很理性地一刀一刀下手的。我看得難過,站立許多,說不出話來……

 

002

 那一坑坑鑿過的痕跡都在,是怎樣的深仇大恨讓人耗費力氣地把這整面佛雕都打掉……

 

 

 

 

 

離開班蒂喀黛寺後,我們搭車回到大吳哥(吳哥城),繼續參觀昨天沒看完的景點:鬥象台(Elephant Terrace)、天宮(Phimeanakas)、痲瘋王台(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12生肖塔(Prasats Suor Prat)等。

鬥象台的雕刻大概是除了巴揚寺「微笑的佛像」外,吳哥城內最精采的作品了。

在吳哥王朝的雕刻藝術裏,有幾樣重要的圖騰:

1.微笑的佛像

2.乳海翻騰裏的九頭巨蛇(Naga)及善惡拔河

3.舞姿曼妙的仙女浮雕

4.鼻子正從水裏捲起一把盛開蓮花的象

我個人最欣賞的就是這些「鼻捲蓮花象」了,象的雄偉和蓮花的柔媚完美地結合,如陰陽之調合或日月之交融,不只是視覺上的美,更是哲學、宗教、心靈上的美。到了鬥象台,別忘多看幾眼那些鼻子正從水裏捲起一把盛開蓮花的象。

 

010

吳哥王朝的雕刻藝術裏,我個人最欣賞的就是這些「鼻捲蓮花象」了,象的雄偉和蓮花的柔媚完美地結合,如陰陽之調合或日月之交融,不只是視覺上的美,更是哲學、宗教、心靈上的美。

001

 

 

 

鬥象台旁邊就是痲瘋王台(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據說吳哥王朝有位國王得了麻瘋病,因此建築這個地方並居住於此。他畢竟是個王,得了麻瘋病仍要享樂,所以牆上雕了許多仙女和神獸,後來這個地方也成王子們嬉戲之處。不知這故事是真是假,但那些浮雕倒值得仔細觀賞一番。不過,又聽說痲瘋王台的精彩雕刻都是複製品,真品都在金邊歷史博物館裏。好吧,不知這說法是真是假,但那些複製浮雕也值得仔細觀賞一番啦!

 

 

012

011

痲瘋王台(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上的兩位小孩

 

 

 

至於痲瘋王台後面的天宮(Phimeanakas),基本上結構如下:在一池翠綠浮萍的水面上,聳著一座雄偉的石砌建築,背面有人工木梯可供登頂。

好奇如Jimmy和我,當然肯定要爬上去才肯罷休,於是滿身汗溼地攀登而上。因為現在才七點多,上頭只有一位老外,看到Jimmy上去,很誇張地說了一個字:「Marvellous!(太不可思議了)」,接著換我上去,他也給我一句:「Enjoy youself!(好好享受)」。後來我和Jimmy繞了一圈發現根本都還圍著整修,原來那位老外看到我們兩位呆瓜也爬上來,故意說些相反話“鼓勵”我們。等我們察覺時,老外已得意地爬下去,還對我們招手,彷彿說著:「哈,哈,恭喜兩位也受騙了!」

 

最後一個參觀點是12生肖塔(Prasats Suor Prat),又稱為審判塔。傳說古代吳哥人因爭執需要仲裁時,法官會裁定兩個人各關在一座石塔內,經過一段時間犯罪者就會因生病或無法承受痛苦而認罪,所以稱作審判塔。

Nancy,妳一定覺得很荒謬對不對?這石塔怎能用來當審判工具,那不是會冤死很多人嗎?

這又說來話長了……

先前提到吳哥人崇拜「山」又崇拜「水」,其實他們也崇拜「天」。

天,在吳哥人的意識裏是極為神聖的,天是精神寄託所在,也是命運所繫。天,不但管他們生,也管他們死。生前,人間是非由天來評判,死後的歸宿也祈求天來接納。於是在生活中便形成許多與天有關的習俗,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天獄」,也就是這個審判塔。

民間有訴訟時,就把雙方帶到12生肖塔,各自擇一進入其中,無論驕陽多烈、雨勢多強、蚊蟲如何叮咬,都不准出來,任其孤獨,任其煎熬,日復一日,直到長瘡生疾、咳嗽發燒都得忍。一旦忍受不了走出石塔的,就是輸家,因為他犯錯才遭天懲。既然是老天判定的結果,不管有理無理都得服從,這就是所謂的「天獄」,吳哥人對「天」的尊崇由此可見。

 

 

014

12生肖塔(Prasats Suor Prat)的其中三座石塔

013

015

這是12生肖塔(Prasats Suor Prat)的石塔之一,但這張我拍攝的是「男女的對話」或「陰陽的對稱」,右邊的石塔是「陽」,左邊的樹是「陰」,兩者對稱得好漂亮,像是一場天長地久的對話。

 

 

 

 

 

走到12生肖塔旁,我開始想像著若我是古代的吳哥人……

平日早對某個惡霸超不爽,於是趁機把他的財產偷竊一空,當然他嚴厲地指控我,兩人都被帶到石塔關著。我就在裏頭忘情地寫遊記,一篇接一篇不停地寫,終於完成浩浩蕩蕩的幾大冊。而平日為非為歹的惡霸終因受不了飢餓病痛而爬出塔外,這證明老天判我“無罪”。之後,我把偷來的財產全部分給城裏的窮人,從此大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人間有兩種夢」,一種是夜夢,一種是白日夢,多作白日夢有益身心健康。

 

快八點鐘,準備要回去了。

吳哥城裏的主要景點,昨天先逛巴揚寺及巴芳寺,今天參觀鬥象台、天宮、痲瘋王台及12生肖塔,皆利用晨光最美的時刻造訪,真是完美的行程。

 

 

 

祝 平 安  Nancy

 

Shin 2006.10.22 於幽暗的12生肖塔內(正待呼救中……)

 

 

後記(實況記載):

喂!Jimmy快去找個竹梯救我下來啦,有人控告我把一位當地小孩弄哭了,證詞是什麼…「You make me cry」!?現在我被關在12生肖塔裏了,快設法弄我出去,早餐都還沒吃,快餓死了……這裏頭蚊蟲密佈,蟑螂成群飛翔……天啊!

#@$%^&*$@&*!~

什麼?找不到梯子,那你先把我這封信拿去寄,我剛在塔裏寫好的,要給一位朋友叫Nancy的,你接好,我把信丟下去哦!

喂,怎麼信拿到,人就跑掉了。

Jimmy要記得找梯子來救我啦……喂…喂…

 

P.S.「林間有兩座塔」,千萬要挑舒適的那間住!

 

 

 

 

 

 

007

 

 

 

 

 

延伸閱讀「吳哥信箋」系列文章表列 (請點選閱讀 ):

吳哥信箋01   玫瑰旅店

吳哥信箋02   天堂與地獄

吳哥信箋03   躡窺吳哥日出

吳哥信箋04   微笑的石頭

吳哥信箋05   在塔普倫寺迷失的靈魂

吳哥信箋06   鬥象台

吳哥信箋07   吳哥窟

吳哥信箋08   殘.破.聖劍廟

吳哥信箋09   女皇宮

吳哥信箋10   東南亞大學

 

 

 

 

 

 

 

 

 

 

 

 

附錄一:「林間有兩條路」 作者:Larry,在文中Larry自稱是吉普(車)

 

1997年的夏天,吉普差一點就要到紐奧良一個禮拜

做什麼?去維修教堂壁畫…

 

吉普從國中就很喜歡上數學課

上數學課總是精神奕奕 即使前一堂課也許還在打瞌睡

不只是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數學

不只是因為我們那位美美的數學老師

總是用無比清晰的思路同時刺激我們的大腦左右半球

 

總覺得數學課裡 有一種什麼邏輯或是幾何與數字形成的美感

經過我們那位數學老師的介紹

傳達給當時的小吉普車

 

國中某一天的下課時

班上一位同學忽然跑來跟小吉普車說

你知道嗎 昨天我們去故宮

竟然看到我們數學老師喔

 

喔 這有什麼稀奇 逛故宮遇到數學老師

我還在中正紀念堂看過英文老師跳土風舞哩

 

不是啦

數學老師在故宮當解說員耶

昨天她用英文跟一群外國觀光客解說中國的銅器喔

 

這倒是打破了當時我們根深蒂固的一些刻板印象

總是以為文歸文 武歸武

而數學英文和歷史地理是搭不上邊的

 

當年利用假日在故宮當解說員的數學老師

可能沒有想到

除了課堂上的數學課之外

她的身教

也同時影響了當時的一個學生

後來 也跑去博物館當解說員

在不用留在醫院值班的假日裡

 

我們一向習慣跟著大家

走在現成的路上

可能還邊走邊罵邊抱怨

但很多時候

也許是我們自己忘了

其實路永遠不只一條

 

電影 Minority Report 裡

在最後的關鍵時刻

女主角不斷地提醒彷彿身陷宿命的J. Anderdon

“You still have choice!”

 

即使到做了住院醫師 也都還不曾想到

我後來唸的第一個研究所

竟然會是博物館學研究所

 

三十歲那年

我送自己一個或許是今生最好的一份生日禮物

做 自 己 !

 

那一年 我完成了住院醫師的訓練

考到了專科醫師的執照

同時 也考上了當時國內第一個博物館學研究所

成為創所第一屆的研究生

 

還記得招生口試時

教授問我為什麼會想來唸博物館學研究所

 

…我從小就很喜歡翻百科全書

喜歡看裡面圖文並茂的介紹

 

講生命

從一滴水開始…

 

那時就有一個願望

ㄟ 我將來長大要當博物館館長!

 

我瞄到幾位口試老師在我的資料上

振筆疾書

不知道做了些什麼記號

 

但我心裡卻清楚知道

我將來不會去做博物館館長了

因為我只想當個解說員

 

本來其實只是看到報紙上的介紹頗吸引人

無心插柳(當然啦 還是花了不少時間準備筆試 唸了些科學史藝術史博物館學概論一類的)

沒想到竟高分考上

要不要去唸呢

看一看我前幾年在醫院工作所存的一些錢

應該足夠支撐接下來兩年的生活費

 

It's time

 

忘了下面這首詩作者的名字

一位美國詩人 知道的麻煩告訴我一下

 

林間有兩條路,

一條人多 一條人少

而我

我選擇了人少的路

一切從此不同

 

研一暑假 規定要到博物館實習

國內外不限

透過所裡老師的協助

我申請到美國國家博物館的史密森機構

做暑期實習生

 

史密森機構在東岸的華盛頓

我的Advisor和我約好

在正式實習開始前

先去西岸的勝地牙哥 一起參加為期四天的全美博物館文物保存年會

結束後再飛到東岸報到 開始實習

 

在年會中遇到一位來自加拿大的教授

她的先生是一位建築師

她除了在大學裡教授文物保存課程之外

也利用寒暑假在美加各地從事建築與雕塑的保存維護

在一趟study tour的車上正好與我相鄰而坐

聊了許多之後

第二天那位教授在會場找到我

力邀我在會議結束後一起去紐奧良

做她的助手

進行一個教堂壁畫的維修計劃

時間是一個星期

教堂提供食宿

她先生則支付我往返的機票

工作的內容是提著她調好的顏料

爬上鷹架 在她的指導之下

為上百年歷史的教堂壁畫做維修的工作

 

多麼吸引我的一個計劃

那年暑假我差點就可以去紐奧良維修教堂壁畫

但是我得先跟史密森機構正式實習的Advisor報告

看看能不能將實習報到的時間延後一個星期

這位教授也同我的Advisor當面溝通

表明她的身份

並且表示可以就我的表現及學習的狀況給分

作為一部份的實習成績…

 

結果我的Advisor有意見

她說她必須向我的學校負責

所以不希望我 節外生枝

言下之意

紐奧良之行似乎充滿了不可預期的危險

比方說她擔心我萬一從鷹架上跌下來什麼的

 

紐奧良沒去成

飛往華盛頓之前

我把從台灣帶來

在歷史博物館買的一塊漢洗平石碑文的小小複製紀念品

送給那位邀我去紐奧良的文物維護教授

 

那年暑假除了正式的實習外

週末時間都在美東 逛各式各樣的博物館

稍稍彌補了沒去紐奧良修教堂壁畫的遺憾

華盛頓 巴爾地摩 紐約 波士頓

看他們的展示設計

看他們的教育活動

看他們的建築空間

原來博物館可以這樣精彩這麼有趣

 

看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中

如何處理關於黑人 女性 及少數族裔的主題

如何呈現科技文明與生活史的演進

如何反省二次大戰期間對日裔美人的不公平待遇

看知名展示設計公司的傑作

猶太大屠殺紀念館 新聞博物館

原來博物館不祇是個朝聖者的殿堂

也提供了深刻反省的空間

 

原來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寬廣

 

忘了是國中還是高中的國文課裡

曾經讀過一篇遊褒禪山記

裡面有這樣的幾句話

 

夫夷以近 則遊者眾

險以遠 則至者少

而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

常在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

……

 

林間何止兩條路

路與路間其實還互通有無

方向盤在自己手上

 

吉普車繼續向前開去

前面的路上 還不知道有些什麼奇偉瑰怪非常之觀

在等著我哩…

 

 

附錄二:班蒂喀黛(Banteay Kdei)

班蒂喀黛建於 12 世紀末 -13 世紀初,Banteay Kdei在柬埔寨語中的意思是「修道院的堡壘」,一直有僧侶在這邊居住。此處遺址顯現的是別於吳哥恢弘氣勢之外的玲瓏與精致,她靜靜地守候在皇家浴池(Sras Srang)旁邊,傳說是國王和皇后泳后小憩的地方,是由砂岩所建造的神廟,穿過小四面佛的門洞,沒有了高高在上的神佛彙聚的殿堂,而只有親切的回廊似的院落,幽深的回廊,似迷宮般穿插著,可以很輕易地從一個門裏看到重重疊疊地許多門,透過這些門,你可以看到遙遠的景致。Banteay Kdei玲瓏而精緻,寺內許多精美絕倫的雕刻一直為旅客的最愛,毀壞程度較為嚴重是其缺點。 

 

附錄三:鬥象台(Elephant Terrace)

鬥象台是吳哥王挑選座騎,點將閱兵的地方,南面梯級兩旁飾有「三頭之象」, 正在用象鼻集合蓮花。

古人說夜觀天象,有個觀象之臺,「象」是萬物的形象,《易‧繫辭下》謂「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象」是自然變化和人事休咎的符號象徵。觀天象、觀物象、觀人象,都有深厚學問。觀象之道,參伍以變,錯綜其數,有極為抽象的一面。在柬埔寨吳哥通的皇家廣場,也有個「象臺」,但這個「象」,已從抽象回到具體,是「大象」之「象」。

吳哥的象臺建於十二世紀末,也是闍耶跋摩七世的年代。臺的長度超過三百米,共有三個平臺。南部的梯級以三頭飾的大象為柱,象鼻捲著蓮花。平臺的牆壁則雕上獅子和神鳥。 象臺刻有不少厚皮動物如大象、犀牛、河馬等圖飾,同時更有迫真的打獵場面。象臺的外觀,主要是厚皮動物如大象、犀牛、河馬等圖飾,栩栩如生,氣勢迫人。浮雕所見,甚多迫真的打獵場面,包括象獅的打鬥。高臺的週遭,圍以蛇形的欄桿。可以想像,古代的吳哥王,站在象臺上作檢閱,舉行各種公共儀式,馬隊、車隊、象隊,魚貫在廣場上走過,而吳哥王頭上戴著金色的王冠,在旁的侍女奴婢手持陽傘為他遮擋太陽,儼然是神。

 

附錄四:【痲瘋王台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

離象台不遠的地方是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稱為「麻瘋王台」。這個地方和迷宮一樣,九曲十八彎,裡面的壁畫卻精緻的讓人窒息。傳說吳哥王朝有一個國王得了麻瘋病,因此建立了這個地方,他居住在這裏,當然不會有被囚禁的感覺。他畢竟是個國王,得了麻瘋病仍要享樂。牆上有很多仙女和神獸的浮雕。後來這個地方也成了很多王子們嬉戲的地方。

麻瘋王台下有一道狹窄迴廊,牆上雕滿石刻,意喻犯罪者必須接受地獄審判及酷刑。麻瘋王台滿是精美雕刻的石壁,不勝於長,而重在曲折。順著下沉式的回壁蜿蜒地走,層層關於帝王神魔的浮雕栩栩如生。整個台佔地不大,構思卻奇巧。那麼,誰又是那個痲瘋國王呢?據史學家推測,也許是闍耶跋摩七世,因為他在有生之年蓋了許多醫院。

不過這個平台精彩的雕刻,都是複製品,真正的作品在金邊的歷史博物館。儘管如此,一些如蛇和神鳥格魯達的雕刻,都栩栩如生躍然在這個平台上。這個平台其後成為了一個古代法院,即犯人接受審判的地方。在平台頂中央是印度教的閻王石像,是一尊祼體而沒有器官的男性石像, 坐著的姿勢,提起右腿,可能長時間風化腐蝕,有些完缺不存,倒是像個麻瘋患者。 台下有一道狹窄迴廊,牆上雕滿石刻,意喻犯罪者必須接受地獄審判及酷刑,這些神祗及幽冥世界的故事雕刻,總共分為六層,底層的壁雕主要是蛇,上幾層描述著專司陰間律法的閻王、判官及掌管冥界的諸神,替世間掌管不平之事。

那加(Naga)在印度神話是蛇神,但在佛經中則翻譯為「龍」。印度神話中的蛇神那加(Naga),被賦予了護法的責任。傳說中那加居住在地下,擁有可以照亮黑暗的地底世界的世間罕有的寶石,一般被描繪為上半身人形。作為蛇神,它除了擁有劇毒和再生的能力外,更被人們作為掌管生死的神靈來崇拜。

蛇神那加在印度教寺廟中到處可見,其中以麻瘋王台這古代法院的九頭蛇浮雕最為著名。九頭蛇更多的是被雕刻成了寺廟入口處的殘道兩旁的欄杆,就連佛教寺廟的入口欄杆也是採用了九頭佛像的式樣,或者就根本是九頭蛇本身。其中,吳哥通南門外和巴戎寺護城河橋的欄杆上的九頭蛇,都比較著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 的頭像
Shin

音樂旅行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